首页 > 玄幻 > [综漫同人]在咒术高专混吃混喝的那些年 > 分卷(1)

分卷(1)(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彭格列式教父成长日记[综漫] 向有钱哥哥认栽 渣受渣了大佬后又穿回去了 冷情总裁的玩宠 穿到星际撸大猫 国宝级祸水[快穿] 古代的夫君穿来了 欲买桂花同载酒 豪门重生:复仇千金归来 我我我讨讨厌你

《在咒术高专混吃混喝的那些年》作者:帝倾月

文案:

我,雨宫眠,一个48岁的半血族,辛辛苦苦劳累30年,终于完成革命的最后一步,即将迎来梦寐以求的永眠。谁知,我才刚刚睡了一会儿,就突然被叫醒。

面对眼前四个用莫名慈爱眼神看着我的人类,我只感到头皮发麻,瞳孔地震。

求求你们不要给我塞剧本了啊!我真的不是人造半咒灵啊!

【星浆体篇】

少年抬头看着刚刚杀死了最强的天与暴君,不带情绪的金眸宛如神明,他突然笑了,反手将胁差刺进左胸腔,那是心脏的位置。

金色被猩红侵染,神明堕落。弑神的巨剑破开空间,守护在少年身侧,缚神的锁链绞断阻碍,环绕在少年身边。

[战车],碾碎他。传说中的吉祥物咧着嘴笑了,猩红的竖瞳中戾气满满。

那是苏醒的凶兽。

【大正篇】

值得吗?

被这么问到的瘦弱男子温和地笑了,他明明什么都看不到了,却好像能看到他们心中的迷茫:当然。

哪怕无人知晓,哪怕为此身死,哪怕所有人为此牺牲,为了人类,他们在所不惜,只为了不再有人和他们一样,为葬生鬼口的亲人痛哭。

恶鬼灭杀,这是他们的信念。

别人眼中的雨宫眠:被上层烂橘子抓走做丧心病狂的人体试验小可怜。

实际上的雨宫眠:骗吃骗喝努力干饭。

我终于可以实现把鬼灭拍在夏油杰脸上的愿望了!给我好好看看你口中的猴子啊!

注意:眠眠来自作者自己原创的世界

cp为wtw

尽量日更

内容标签:幻想空间血族少年漫咒回

搜索关键字:主角:雨宫眠、wtw┃配角:高专组┃其它:各种随机出现的人物,如警校组、鬼杀队之类的

一句话简介:干饭人干饭魂!

立意:我心安处是故乡

第1章 拍卖行

咒灵是从人类的负面情绪中产生的,因而,一些诸如学校,医院,赌场等负面情绪聚集的地方就极为容易产生咒灵。

华丽奢靡的装潢,推杯换盏的交谈,虚假迎合的笑容穿着高定西装的男人和华贵礼服的女人们三三两两的聚集在一起,言语间是不见硝烟的利益战争。

缪丝地下拍卖行,位于京都大和皇家酒店的地下,这里是自大正时期就存在的专属于上层社会人士的销金窟。

在这种地方,两个只穿着校服的高中生变得格外显眼,不过可以进来这里的人哪怕穿的像乞丐也绝不简单,自然没人会不长眼地上前找事。

悟,怎么样?说话的是一名黑发的校服少年,他微皱着眉头打量四方,最终似是没发现要找的东西,偏头看向身侧的友人。

一手挑起黑镜,五条悟忽略嘈杂的上流人士们,形迹奇怪的残秽映入那双奇特的苍天之瞳。

确实很奇怪啊,杰。干脆把黑镜摘下来,五条悟搭着挚友的肩膀,这里的残秽少得可怜,感觉上又像咒灵又像人类,太少了,分辨不出来。

这里的异状并非由[窗]观测到的,而是五条家的合作伙伴,赤司财阀家的小少爷私下联系五条悟告知的,那位小少爷虽然是普通人,但意外的敏感,发现不对后出于少年人的心性将其告诉了五条悟。

征十郎说感觉咒灵的气息时有时无估计就是这个原因吧。五条悟最终将目光锁定在相卖台上,源头应该在那里,虽然很少,但这个残秽如果是咒灵的话,应该是特级哦~

特级吗夏油杰看向拍卖台,那就要小心不要祓除了。语气满是自信,显然对己方的胜利没有丝毫怀疑。

随着拍卖会即将开始的时间点的到来,相互攀谈的权贵们安静下来,在各自的位置上落坐,五条悟和夏油杰也在邀请函上对应的位置上坐下,决定在去找咒灵前先顺带看看这个拍卖会有些什么新奇玩意儿。

虽说以五条悟的家世要到这种地方来是件再容易不过的事,但五条悟确实从没来过这种普通人的拍卖会,一是没兴趣,二是作为咒术师与普通人有着天然的割裂感,让他不会往这种地方来。不过既然今天来都来了,对这种拍卖会感到好奇也很正常吧?

普通人的拍卖会大抵拍卖的就是些稀有的宝物之类,这些宝物除了好看与值钱外对咒术师毫无用处,五条悟撇着嘴满脸无趣,倒是夏油杰兴致勃勃地买了件不夸张的项链和打火机打算寄给父母当礼物。

诶~为什么不给我买礼物!五条悟拖长了声音,不满道。

这些东西,你也不喜欢吧。早就习惯了JK五条悟的夏油杰谈定道。

猫猫思索jpg.

也对。五条悟点头,不肯罢休:那你请我吃蛋糕!

回头再说。夏油杰敷衍一句,狭长的眸中透露出些许漫不经心,显然,在买好礼物后就对这种聚会失去了兴趣。

好冷。

这就是死亡的感觉吗?雨宫眠感到思维有些凝滞,像有人往脑袋里倒了一桶胶水,每一根神经都被粘住,无法顺畅的思考,或者更贴切一点,就像一口气睡一整天后再醒来,整个人处于一种掉线状态,需要发呆好一会儿才能重新联接。

这种感觉对雨宫眠来说实在新奇。

这不是挺不错的吗,死亡。雨宫眠胡乱地想,让我一只不到五十岁的半吸血鬼去拯救世界也太难为我了,我还是个宝宝呢,接下来的事就交给小殿下了,都安排得这么完备了,如果不成功的话可以以死谢罪了呢,殿下。

女士们!先生们!接下来请看最后一件拍卖品!耳边的声音听不真切,如同苍蝇在耳边嗡鸣。

地狱这么吵的吗?雨宫眠迟疑地想,下意识想要睁开眼,却没有成功,无法抵抗地彻底失去意识。

从升降台下上来的最后一件拍卖品是一个一人高的圆柱体,充满科技感的柱体内是浅蓝色的液体,液体中,一名只穿着白色长袍的黑发少年漂浮在柱体的正中央,颈部,手腕,脚踝处共五个金属环连接着合金链子将少年固定住,白袍下,数十根不知道从少年身躯上哪里延伸而出的细管连接到底部的金属仪器上。

权贵们发出惊呼。

拍卖台上,画着精致面妆的负责人擒着公式化的笑容,声音柔和,带着安抚的意味:各位不要惊慌,这只是一件十分逼真的工艺品,并非真人。她拍了拍手,两名助手便将圆柱体转动了一下,将少年的正脸露出。

那是一张苍白而精致的脸,精致得有些非人,似乎真的就是一件工艺品。

台下的权贵们不由自由地屏住呼吸,无他,这件工艺品实在过于逼真,少年轻阖的双眼似乎下一秒就会瞬开,过分苍白的皮肤又给人一种下一瞬就会死去的感觉,无论是哪一种可能性都会让人不敢发出动静。

负责人露出满意的笑,拍手让所有人的注意力回到自己身上;那么,拍卖开始,一百万美元起拍!

在圆柱体升上来的一瞬间,五条悟就一把捏碎了座位的扶手。

夏油杰也愣了许久,他没有[六眼]这种一眼就可以看出咒力的能力,但作为

一名一级术师,当然不会感受不到那件工艺品上庞大的咒力。是咒具吗?

去tm的工艺品!五条悟咬牙切齿道,他极力压制自己的怒火,再怎么没分寸他也知道不能在这种地方发火,那是个人类,货真价实的人类!

人类?超出范围的震惊让夏油杰的脑海有一瞬间的空白。

[六眼]中,漂浮在水中的少年体内蕴含着两种颜色,代表着少年咒力的金色,以及带着浓厚可怖的特级咒灵气息的猩红色,璀璨的金色咒力死死地压制住咒灵的红色,虽然暂且占了上风,但却很明显的在渐渐变弱,此消彼长地,代表咒灵的红色也在逐渐增长着。

将自己所看到的简洁快速地告诉夏油杰,两位dk的脸色前所未有地难看。

咒灵与咒术师,两个自千年前便处在对立面的阵营却在一个少年身上同时存在,结合那个封存着少年的奇特装置,一个可怕的猜想浮上心头。

可是,为什么少年会被作为工艺品拍卖?

这个问题他们暂时还无法得到回答,当务之急是先在少年完全变为咒灵之前将他救出来。

该死的烂橘子!五条悟一边冷着脸出价一边在心底骂道。

悟,我已经联系硝子了,她会到高专最近的那家酒店等我们,待会儿会发房间号过来。夏油杰收起手机,周身的气势同样冷凝。

五条悟能想到的事情夏油杰当然也能想到,如果真的如他们所想,那么会做并且有能力做这种丧心病狂的人体试验的人显然只有那些高层的烂橘子,即使说,咒术师在残害咒术师。

高专的结界实时被高层掌控着,一旦他们将人带进高专,高层就会立刻得知,在现在这种情况不明的状况下,比起将人带进高专引起高层的注意,当然是先把人带到别的地方藏起来了解情况更加合理。夏油杰冷静地分析着。

可是,为什么呢?明明咒术师们应该共同对抗咒灵,保护普通人啊!为什么会有这种残害同伴的事?自幼将强者保护弱者奉为正论,将咒术师看作拥有共同责任的同伴的夏油杰第一次感到了迷茫。

口袋中的手机发出震动,夏油杰收了收心神,将刚刚的迷茫压进心底,掏出手机,是家入硝子的信息。

走了,悟。夏油杰站起身,此刻,竞拍结束,最后那件工艺品理所当然地被五条悟买下,硝子已经在等了。

没有专业人士在,两个dk也没去拆那些装置,万一那玩意儿一拆里面的人就没了,他们岂不是很亏!所以,两人直接乘着咒灵,带着这个容器去了家入硝子所在的地方。

那么,我开始了。检查完这个奇怪的装置,家入硝子找到了应该可以安全打开的方法。

将柱体上的仪器接上电源,容器底部的各种显示灯便亮了起来,与此同时,装在外部的电子显示屏也完成启动,屏幕上,咒术师与咒灵融合性实验几个字清晰可见。

一股寒意攀上脊骨,家入硝子抿唇,不去看那个显示屏,而是在容器背部的紧急按钮区操作起来。

咔!一声轻响,仪器内的液体从底部管道涌出,随后,玻璃壁从中一分为二,缓缓地收进上下的金属部分中。

五条,去把他扶住,我要打开金属环了。家入硝子看向一旁正在研究那个金属屏的两位dk,主要是夏油杰在操作,他也不敢随便按上面的东西,毕竟现在人还连在仪器上,所以基本只是在看里面的资料。

五条悟难得没作妖,沉默着走近少年,伸手托住他的身体。

很冰。这是五条悟接触到少年的第一感觉。

真的太冰冷了,冰到让人忍不住怀疑这个人是否还活着。

第2章 实验室?小可怜?

少年的呼吸缓慢而清浅,胸膛的起伏近乎与无,一眼看去,只有[六眼]看到的咒力波动才能证明他的存活。

小心翼翼地将人放到床上,家入硝子剪开少年身上的白袍。

细长的胶管从少年的腹部、胸腔、脊背延伸而出,与不知用处的仪器连接在一起,家入硝子试探地拉了下其中一根连接着非要害部位的胶管,很轻易地拉下来了。

这些胶管不知道在少年的身上存在了多久,伤口附近的皮肤没有一点血色,拔掉后也没多少血液流出,好在家入硝子观察了下少年的情况,确认了这些细管拔掉后不会影响少年的生命安全,于是总算可以毫无顾忌地拔掉这些细管。

骇人的孔洞在反转术式的作用下渐渐愈合,家入确子给少年作了个简单的全身检查。

骨龄十二,身体内部多处贯穿伤,皮肤表面多处电机伤,伤口带有咒灵气息,不确定是否有不明药物残留,暂时没有生命危险。

脱下医用手套,家入硝子转身看向两位同窗,现在,解释。

纯白的金属制房间,身着白大褂的人来来往往;玻璃制的容器中,扭曲恶心的怪物撕吼挣扎。半截身子入土的苍老人类围观着自己,混浊的眼睛里盈满贪婪与野心。

这里是哪?雨宫眠迷茫地想,我不是已经死了吗?

圣水加银器加日蚀之精,连血族始祖都能杀死的豪华套餐,没道理他这个半血族还能活下来的。

四肢都传来禁锢感,雨官眠无法动弹。

下一刻,机器运作的声音传来,一股阴冷的能量被灌进身体,剧痛席卷全身。有怪物在耳边哀嚎。

好吵啊,饶了我吧,死了都不让人安生吗?

成功了!这次一定成功了!有人在欢呼。

王者超越傀儡断断续续的话语听不真切。

真是的,在自说自话个什么啊雨官眠开始烦躁,他看着那一个个用恶心的眼神盯着自己的人类,嘴角翘起,扯出一个恶意的笑容,[战车],银白的锁链凭空出现,毒蛇般地扭动着,辗碎他们。

闪烁的银光与眼前白炽灯的光芒重合,雨宫眠怔怔地看着头顶的天花板,一金一红的异色双眸中看似空无一物,实则藏着快要溢出的困惑。

刚刚的那个梦他不认为是自己实际经历过的事情,自己的身体有没有问题他能不知道吗?没猜错的话,那应该是神,或者说世界意识对他这个突然来客的背景合理化补丁。

道理他都懂,可是,这是为什么呢?就不能让他安心去死吗?把人又搞活了也太过分了吧!说到底,他又是为什么会被拍卖啊!

完全清醒过来的雨宫眠梳理了下之前的记忆,大致明白了先前的事情。总之,现在,他应该是被别人买回家了,是类似奴隶贩卖之类的?

只勉强听到了一句话的半自族完全不知道自己是被当作工艺品拍卖的呢!

不管怎么样。雨官眠的神情凝重起来,现在最重要的是,我饿了。

事前只收到来自夏油杰的一条去高专最近的那家酒店,订一个房间,我和悟马上就来的短信,不明情况的硝子在不搭理人渣和估且相信他们真的有事之间选择了后者,以防万一,她订的是酒店的套房,也幸亏如此,他们可以在完成基本的检查后将人放到隔壁的、相对干净安静的房间去,再来研究这个

仪器。

目 录
新书推荐: 斗罗大陆外传斗罗世界 天才剑仙 九鼎玄尊 神印王座2皓月当空 【GL】愛我,求求妳! 【np】扰龙 仙者 这次换我说爱你 界王 冒牌天帝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