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一苇渡天 > 第六十三节 神刀认主

第六十三节 神刀认主(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武帝天骄 抱着日记去重生 大明皇家维修工 蒸汽纪元1886 远乡的食客 万界天帝 我的惊悚生存游戏 剑道万古长存 明朝海患 天机秘藏

差不多到凌晨时分,苇江才把这大刀片子拖上归云峰。

到了峰顶,苇江浑身骨头似乎断成一截截,连呻吟的力气都没有了。此时苇江疲劳已到了极处,不顾满手鲜血钻心的疼痛,抱着这渡天刀便沉沉睡去。

睡梦中,正值天魔大战。

浩瀚的星空下,仙魔之气充塞在一处无边无际荒原之上,上下冲突,简直要沸腾起来。

遥看而去,如潮的天魔,如海的诸天修士,血与火的碰撞中,片片人影如同刀割麦子一样,浪涌般纷纷倒下。

血与骨铺满荒野,触目惊心。

战火不停息,燃遍了一片又一片星域。

诸天混乱,星空再无光明,皆是血光一片。

只见一人髯长二尺,面如重枣,唇若涂脂。丹凤眼,卧蚕眉,相貌堂堂,威风凛凛,胯下一匹高头骏马,神勇无比。

此人一声怒喝,骏马双蹄高高跃,一声悠长的嘶鸣后,此人大刀一横,一道神光带着法则之力,荡开百余丈内的仙灵之气,硬生生在虚空中斩出一个黑色的裂隙来。

裂隙所到之处,万物皆成齑粉,化于无形。

这一人一骑,几番进出于魔兵之中,直若无人之境,杀得魔兵纷纷逃窜。

又见魔兵之中,一女盘坐在一蓝色的巨鲲之上。

只见此女凝脂般的脸颊边,二道暗红色尖细魔纹顺着她吹弹得破的肌肤而下,直到腮边;左金右蓝的双瞳中,无边的深沉和张扬狂傲同时在她的一对妖瞳中闪烁。

额头正中,数道黑色火焰般的魔纹围绕一只竖瞳,如梦境一般深邃。

清纯与妖艳、恬静与狂热,数种完全相反的气质同时出现在这女子身上,更显得此女神秘无比,高贵无比。

此女檀口微张,中指微点,叫一声“定”。正待此人举刀邀战之时,一个泛着蓝光的白骨牢笼凭空出现,连人带马,把此人罩个严严实实。

此人临危不乱,一拍身上胸甲,身上顿现万道金光,大腿粗细的白骨金光照射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消融。

此女微微一笑,再叫一声雷来,忽见空中一个赤红霹雳撕开重重叠叠的黑色天幕,毫无征兆地直劈而下。

每一声都伴随一声惨叫。

原是每一次霹雳落下之前,都有一名天魔首领口念魔咒,化为灰烬,然后黑色雷光如同雨点般,连绵不断地击在此人头顶。

可怜一名盖世猛将,便在这滔天的黑魔雷中化成灰烬,只剩下一柄黑色的大刀静静地躺在荒野中。

由天入地,从仙到魔。这大刀雷劈过,水浸过,火烧过,尘染过,一层层地封印下来,此刀已无品无阶。

百年沧桑,对于此大刀而言,不过弹指一挥间。

所谓珠玉蒙尘不掩其光。终有一日,有一落魄书生,磊落青衫游遍神州。

在一无名深山,无名深潭边,这书生实在走得累了,便把脚伸到潭中,冰冷的潭水刺激下,这书生舒服的几乎呻吟起来。

“如此臭脚,满是肮脏脚气,竟敢玷污神刀之体!”

神刀大为恚怒,一丝神念催动潭水,激起一股巨浪,把这书生打得如同落汤鸡一般。

这书生也不是凡人,一缕灵识探到潭底,终于发现了这柄大刀。

这书生千辛万苦,把这千斤大刀捞了起来。他又在这谭边搭下一个草棚,足足花了七日,终于说服这大刀跟随于他。

“若你涉世未深,便带你看尽人间繁华;若你心已沧桑,就陪你坐旋转木马。”便是这一句,方才打动这油盐不进的神刀。

神刀一道神念传出:“跟你三十年,以待有缘人。”

--------------------------

苇江第二日醒来,一场大梦遗忘得干干净净。脸也没洗,就盘膝坐在这大刀旁,便想着怎么让这渡天刀认主。

苇江心道,按照清玄真人所言,这柄大刀也算个灵识已开的法宝,差不多是个混混沌沌的孩童。对于这种不经事的娃儿,苇江最有心得,总结起来不就是连哄带骗,连蒙带吓吗?

第一招便是哄了。

可惜···················································这刀子不吃不喝,但也受得香火吧!

于是苇江把这大刀摆上桌,又从师兄弟那边找到一大捆立香,插上满满的一炉。烟熏火燎中,苇江拾起数月不曾念一句的《祝香咒》:“道由心学,心假香传,香焚玉炉,心存帝前,真灵下盼,仙施临轩,令臣关告,迳达九天……”又道:“一炷细香,插遍十方,十方神仙,齐降道场。”,又道:“你这大刀,主人苇江,做我兵器,大杀四方……”

说到后面,全是胡说八道了。

苇江念了半日,口都干了,心想便是再油盐不进,这大刀必被自己感动。于是一缕真灵之气,从这大刀的红纹手柄上透了进去,结果探索了半日,这大刀还是大刀,苇江还是苇江,丝毫感应未曾建立起来。

苇江本不是一个有耐心的人,让他找人说好话求人,他三句不行就要骂娘了。此刻更是恶向胆边生,他使出吃奶的力气,把这渡天刀拖到山后农田边的一个茅坑边。

他捏着指着茅坑里咕嘟嘟冒泡的大便道:“你这臭刀,你不肯跟老子,老子便把丢进这茅坑,泡上三天三夜,让你一身臭气,胜过压制你的符篆三千!一坨坨臭屎堵塞你的阵眼,你先说你怕不怕!”

大刀红光一闪,嗡嗡鸣叫一声,又恢复了原来的模样。

苇江见有戏,又指着茅坑里到处蠕动的蛆虫道:“老子知道你过去认识的都是好汉,今日不一样,虎落平阳也要被犬欺,你便是一条龙到这茅坑你也得盘着!你别不服,你不服,有种你长个脚给老子跑掉?长个翅膀给老子飞起?”

苇江越说越是得意,口沫横飞道:“若你不听老子的,老子一脚踹你下茅坑,都是这些肮脏的玩意在你身上乱拱,拱得你心慌意乱,拱得你七窍生烟……你先说你,怕不怕?”

大刀一阵剧烈的震动,一条红线从刀尖开始蜿蜒而下,刀身也是隐隐发光。

苇江以为有戏,便握住刀柄,一股真灵之气透了进去。

苇江妈呀一声大叫,这刀要自爆!

苇江哭爹叫娘,抱住渡天刀苦苦哀求道:“大哥,别这样,成不成好商量,不要动不动就吓小弟好不好!”

一条红线褪了下去,渡天刀也不自爆了。

苇江无计可施,心道这大半天都过去了,这神刀半点感应都没,再过两天就要被清玄真人收回,这如何是好?

正在此时,外面一个清脆的声音道:“苇江,苇江在不在,让本小姐来看看你的刀。”

苇江扭头一望,便是萧瑜晴在外面招手。

若是平时,苇江只怕点头哈腰,早就出去迎接了,此时心情不佳,瓮声瓮气道:“这刀子比爷爷还爷爷,根本不呢鸟小爷呢!”

萧瑜晴生平第一大乐事便是看到苇江吃瘪,一边说着“本小姐来看看”,一边从外面进来,嘴里还说:“爹爹说,这刀子不能来硬的,得来软的。”

苇江一看大小姐如同杨柳扶风,扭着细腰款款进来,手中一柄曦雨剑还不曾放下,一抖一抖,如同持着一根碧青的柳枝一般,心中顿时有了计策。

他叫一声:“停!”萧瑜晴便中了定身法一般,站在旁边,一动不动。

萧瑜晴也是配合苇江玩儿,就看到苇江双手一合,夹住那渡天刀的刀锋,双目微闭,只过了片刻,只见这大刀嗡嗡作响,轻轻动了两动。

苇江轻轻巧巧的把这渡天刀从香案上取了下来,哈哈大笑,嗓子眼里隔夜饭都看见了。

正在此时,她手中的曦雨剑则一阵激烈地跳动,铮的一声,几乎从她手中跳了出去。

这姑娘张大嘴,心道:“这是什么鬼?刚说不行,现在就行了?”

苇江得意扬扬道:“谁说我不行,这不就行了?”

原来苇江一看到萧瑜晴手中的曦雨剑,便有了一计,他一道灵识传了过去:

“你看这姑娘,漂亮吧,她是我没过门的媳妇儿!”

“你看这姑娘手中的宝剑,那么细,那么尖,一甩一甩,风骚着呢!那是我媳妇儿的宝剑!叫曦雨剑!名字好听惨了。”

“嘿嘿,若你跟了我,我就把你和那曦雨剑配成一对儿。以后双宿双飞,好不快活?”

“……”

“一个不够?老子答应你,只要你跟我了,什么神兵利器,只要是母的,你瞧上哪个,老子就给你夺来!让你三宫六院,大老婆小老婆,乌泱乌泱结成一群?行不行?”

“……”

“早答应老子,不就好了吗?”

“搞了半天,什么神兵利器,原来也是个老色胚!”苇江啐了一口。

目 录
新书推荐: 综武:别人练武我修仙 夕阳林下 杨戬的诸天人生模拟 我在诸天轮回封神 左道修仙:我靠模拟无敌 儒道至圣 盗梦宗师 神墓 一世之尊 真武世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