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夕阳林下 > 第一章 梦转素生几寒然

第一章 梦转素生几寒然(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诡异游戏生存手册 荒野之人类最强天团 仙风道诡:开局玄君七章秘经 我,魔女之王 综武:别人练武我修仙 三国之召唤猛将 戏精娘子总扮乖 明末狠帝,开局就逼崇祯退位 一路向仙记 原神之魔神之旅

当高流光站在天海,面对着都市的繁华,车辆川流不息人来人往时,他笑了,就像一个饱受折磨的人突然间看到了自己终其一生都想得到的平凡生活一样,笑的是那么的舒服和坦然。可是自己不是才仅仅十七岁吗,为什么会觉得自己是个老头呢?高流光照了一下镜子,却突然发现自己变成了一个年迈的老者。

“怎么会这样!我不要!!!”

高流光大叫一声,从睡梦中惊醒,突然发现,原来那只是个梦。冷静一会之后,才想起来,这个梦最近一直在做。唉,随他吧。他这样想着,起了床。当他拿起手机,才发现原来今天是小年,他突然想起来自己以前和孤儿院的朋友们一起过小年的时候,那时候的他估计是最开心的吧。

可是由于没有人捐助等种种原因,那个他小时候的孤儿院已经不存在了。

穿好衣服后,他洗漱,吃饭,出门上学,虽然没有家长,但是在他出了孤儿院之后就自己一边读书一边打零工,还有一些助学金,总之,他很艰难的活了下来。

但是,从来都不缺看笑话的人的,这是人类的劣根。

到了学校,远远的就听见了几个混蛋在那里调戏女生,他听出来了,是上官宏他们。他转过身去,装作没看到,但是上官宏偏偏把他叫住了,“那小子,你是高流光吧?”“我是,你有事么上官宏”“#,没事就不能叫你了,你咋这么能装呢,你个没人要的玩意!”

“你再说一遍试试”高流光转过身来再次面向上官宏。“就说了怎么滴,老子连水寒都不怕,还怕你?卧槽,你还真敢打,还看着,上啊!”

作为六扇门老二,单挑的话他才不怕,只是一打十多个,有点难。

等到他醒来的时候,已经回家了,但是不知怎么,居然没有事,依然行动自如。“这倒是怪了,”他起身,摸了摸身体,居然毫无痛感。

“孩子,别摸了,在梦里,你是不会痛的。”在他面前的空间忽然一阵模糊,就像是生火时火焰上方的空气一样,突然,一个古装长发的中年人出现了,“我是你父亲,孩子,我不知道这样突然出现对你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因为,在我出现之后,你就会陷入无止无休的争斗。”

“你说你是我爸,有什么证据,再退一步来说,就算你是,我也不认你,”高流光皱了一下眉头,但是并没有过于惊讶,毕竟这么多年过去了,他早已对各种各样的突发情况“熟视无睹”了。

那中年男人忽然顿了一下,似乎没有想到会这样,但马上他就面带愧色的低下了头,缓声道,“孩子,你这个样子,父亲也不怪你,谁让我们生在这个世界。其实,你母亲如果见到你这么健康的长大,她一定很开心,你和你母亲长得实在太像了……”说到这,中年男子的眼睛突然流出来滴滴晶莹的泪水,似乎是回忆起一些不堪的往事。

看到这里,高流光的内心已经忍不住动摇了,看这样子不像是在说谎,但……高流光忽然抬起头,大声的冲着那中年男子喊到,“等等,你说你是我父亲,有什么证据?还有,你刚才说我在做梦,那你是什么?鬼么?”

中年男子似乎早有预料,从容的说,“孩子,在你左右手心的手纹都非常乱,左手纹中约有两道纹分别从上至下和从下至上,另外还有两条和那条从上至下的形成一个半封闭的三角区,之所以说是半封闭,是因为还有一条小手纹截住了那两条,至于右手,是由一条从上至下的纹和一个爪字状的三道纹形成的。而且……”

“够了!”

中年男子停了下来,他的眉头似乎皱了一下,然后叹了一口气,慢慢舒展开了,而随之,眼睛也缓缓闭上了。

“想让我认你,不可能,你还有别的事吗,不然我现在就远离你。”高流光依旧冷漠的看着那个“陌生人”。

“我知道,你一定很恨我和你母亲,因为我们两个,没有尽到父母该尽到的责任和义务,可是,孩子,我们是有苦衷的,你能原谅我们吗?”

高流光听完,皱了皱眉,并没有说话。

“你这么多年不见我,今天突然出现,你有事吗?”高流光问道。

“孩子,我们所生存的世界其实有很多秘密,比如说,超能力者还有某些古代遗迹,在那里可能有一些独立空间。”

“独立空间?!”

“对,孩子,你听说过平行论么?”

“相对平行的时空会同时存在?怎么了”高流光怎么说也是一个成绩优良的好学生,所以对于一些科学秘闻和学说多少也有些了解。

“对,往往在那些古迹里触发某个机关就会浮现出褶皱的空间,但是,这种触发率是极低极低的,当然这里面有一些特殊情况,比如有些家族在那里埋藏着宝藏,留给后辈;或者是有一些怪物被封印在那里。最后关于这个,还有一个最重要的东西,那种空间是可以人造的!”

“什么?!”高流光震惊道,“那岂不是我身边到处都是那种空间?!”

“不,孩子我还没说完。那种空间虽然可以人为造就,但是非常之难,比如建筑在崇山峻岭的龙居,虽然并未找到在哪一段,也可能是好几段,但是是确实有的,具体有着什么不好说。”

“可是这和我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我不过是一个普通人而已,最多只是学习有点好而已……”高流光朝着他父亲那里说道。

“孩子,你作为我高家后人里血统最纯正的孩子,怎么可能没有异能呢?你没发现自己会有什么不同的吗?最晚的到了十六岁也应该觉醒异能了,还有你如果没有超乎寻常的能力,我留给你的精血也不会产生这么大的动作,连我都出现了?……”高流光的父亲很诧异很不解的问道。

“我没有感觉到,要说一定要有的话,就是……好像我可以预言未来。”高流光迟疑道,“在梦里面,我貌似可以预见到未来的事情,比如说几天几个月或者几年后的某个画面……”

“预言未来?你确定吗”高流光的父亲皱眉问道

“呃,我确定,那又怎样……”

高流光的父亲陷入了沉思,许久后,“孩子,这个秘密,你千万不要和外人说,最好一个也不要!记住我的话!”高流光父亲沉重地说着,不过话音一转:“哈哈哈,天不亡我兰陵一脉!”这话说完,他的眼中充满了光彩,对自己的儿子充满期待。

“那好,我们不说那个了,我只想问一个问题,你和我母亲为什么当初把我丢下了?”

这句话一出来,高流光的父亲便如遭雷击一般颤抖个不停,只见他眼中显现出挣扎的目光,沉默了很长时间,终于缓缓的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然后说,“孩子,父亲再问你一遍,你能原谅我和你母亲吗?”声音中透露出一分悲凉,一分希望,一分后悔,还有一分苦涩。

高流光低下头,许久,皱着的眉松开了,摇了摇头,他父亲见状在长叹一口气后,终于失望的说:“也对,换成是我,我也无法理解被人抛弃的。”

“不,我的意思是,自打我懂事以来,就不再怨恨你们了,因为我知道,你们一定有苦衷,只是我只想知道那是什么……”

“孩子……………”高流光的父亲长叹一口气,“你真的很好,父母对不起你……”高流光的父亲没想到,也不敢想会这样。

其实对于高流光来说,他不喜欢孤独,尤其是在每次的家长会上,都会有同学看他笑话,但是也有一些家长由于忙没空来的,他们由于相近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兄弟,所以,他们也互相安慰,在那么长时间里,其实早已释怀了。

“孩子,咱们……咱们不说那些了,来,和父亲说说你是怎么过来的这些年?”高流光的父亲眼角已经湿润了,很难想象,没有父母的高流光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

“其实都还好,在我小时候,孤儿院有很多小伙伴,有几个和我特别要好的比如……”高流光细致地叙说着,谈到高兴的时候,甚至手舞足蹈起来。他父亲细心的听着,有时欣慰地点点头。在这个时刻,没有抛弃,只有一个慈父与自己的爱子……想到这,高流光的父亲嘴角露出一缕微笑……

时间就这么慢慢的过去了,都说幸福快乐的时光最难留,但是你没办法,时间就在那,有名无质,你没办法,只能随它。

在高流光讲到他十四岁刚刚离开孤儿院不久的时候,他父亲突然消失了。最后留给他的,是那嘴角的微笑和淡淡的欣慰,在他脑海里,响起了他父亲的最后的话,“孩子,我很满意,相信你母亲也会很满意很欣慰的,答应父亲,无论什么事,都不要放弃,坚强的走下去……”

“我会的,我一定会的!”高流光说着,缓缓睁开了眼睛,发现,这是自己的房间,自己的家。

“啊~好痛!”他发现自己根本动不了了,一动就会很疼。怎么回事?啊,想起来了,我之前是被上官宏把他打了,没想到这孙子下手这么……

“流光你醒了?”听见高流光那句惨叫,门突然被人打开了,进来了五个人,两男三女,带头的有个蓝眼睛的青年问道,“上官宏那混蛋,上个月他调戏我师妹,我师妹告诉我后,我把他揍了一顿,他不敢来找我们,就来找你,不好意思,让你受连累了。”

“没关系的,水寒。”

“放心,流光,我们刚才可是把那混蛋打的很惨的!”在水寒旁边的一个穿着露脐装和长皮裤的女子说道,她的长发中有一缕染了色,那色彩很难说,淡淡的蓝紫色中间还有白色和银灰色,就像是闪电一样。

“就是,二哥,说实话,我都没有天谴打得狠,我估计你也就仅仅十天半个月,但是上官宏那小子估计没有两个月是下不来床了!哈哈!”紧挨着天谴的是个相貌平凡的男子,只是在背上背了个巨大无比的半透明青色葫芦。

他叫天琰,但是他和天谴可没关系,琰字,有美玉的意思,传闻,他家先祖曾经在多年前,在一次偶然的外出时,获得了一块闪烁着淡淡青色光辉的光滑石头,丢过一次,后来找到了,但是在找回来的当天晚上突然变成了一大块青玉,后来他家有巨宝的消息不胫而走,越来越多的人惦记上了自己家的宝玉,他的另一位先祖由于在当时已经是朝廷大员,再加上家中已经富裕之极,又有极大的势力,所以就派人几经波折,取其中一部分,终于做成了世代相传的传家宝“青玉葫芦”流传了下来,而他的先祖,却在那之前不久消失了……总之,那东西就传下来了。但是他背的却不是那家传宝。他要是真能被允许背一个有市无价的宝贝乱走那才怪了,他背的是一个假的“青玉葫芦”,是一种低级青玉,虽然,这种玉还是很贵。

在天琰之后,是两个女孩,一个穿着牛仔装,平凡的服装配上不平凡的相貌,身材和气质,以及那脸上的浅浅的两个酒窝。简直就是绝大多数挫男的梦中情人,学霸帅哥的标配仙女妹。而她的名字也和她的长相类似,叫做蓝甜。别看她外表看上去只是一个小女生,萌萌哒,超可爱,但是,她可是智商过三百的天才,而且,她的内心永远是你猜不透的,刚开始高流光还不太认可这个小妹妹,可是之后被她涮了几次之后就服了。

前面那四个人最起码长得还可以。下面要介绍的这一位,她在四年前十三岁的时候,还是个美女,那时的她已经出落得非常水灵了,据说,她最好的朋友就因为没人关注她产生了嫉妒心理,于是就偷偷将硫酸撒在她脸上,差点连眼睛也烧没了,虽说眼睛保住了,然而她的脸算是废了,在那之后她就将自己用面具和这个世界隔了起来,高文轩自从认识她以来几乎没见她说过一句话,他们间的交谈,都是他说,天琰点头或摇头。那张面具上以黑色为基础,绘有白色的花纹,据说那种花叫做夕阳花,只在夕阳将落而未落的十几分钟才开花。所以她就叫做“夕颜”。

水寒他们和高流光简单说了几句,但是大家都发现高流光变了,以前和他们在一起时,他可从来没这么放的开,这种感觉,就像是原本属于他的一些心结突然打开了,而且人也更有自信了。

高流光自然知道大家都会知道自己变化了,其实自己也发现自己变了,以前的那个不苟言笑的他不见了,其实,在笑了这么长时间之后,他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这种久违的笑的感觉,这种自从他离开了孤儿院就再也没接触到的东西,那种陌生的开心和快乐……

梦转素生几寒然,

我今不同昨日颜。

六道轮回一夕间,

便付此身入尘寰。

目 录
新书推荐: 【GL】愛我,求求妳! 【np】扰龙 仙者 这次换我说爱你 界王 冒牌天帝 龙与魔法师 东胜神洲 创世十二乐章 暴食巫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