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夕阳林下 > 第五章 江遂流波暗遂湍

第五章 江遂流波暗遂湍(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诡异游戏生存手册 荒野之人类最强天团 仙风道诡:开局玄君七章秘经 我,魔女之王 综武:别人练武我修仙 三国之召唤猛将 戏精娘子总扮乖 明末狠帝,开局就逼崇祯退位 一路向仙记 原神之魔神之旅

半天前。

“刘先生!你这么年轻,就能跟在李总身边,未来肯定前途无量啊!”盛中天的助理,也就是那个叫作nancy的笑吟吟地坐在休息区,由于盛中天的吩咐,她已经带着李天赐高流光逛了一半多的地方了,不过后来由于公司财务要跟她交一些报表,她去核对并准备交给盛中天。于是中途离开了一会,李天赐二人就在休息室里喝些东西,眺望着远处的整个城市。等到她回来的时候,李天赐起身问了一下洗手间的方位,去了洗手间,然后nancy就留下来看着对面的高流光,由于李天赐之前就对他说过,这次他们俩的目的是u盘,至于姓名尽量不要一下子就告知真实的,如果对方察觉到了真假有问题,那么牵扯住他们的一部分注意力也是好的,所以高流光就以一个“流光”的身份对nancy聊天,可是nancy显然是以为是“刘光”,不过这样更好,高流光也乐得如此。

“nancy小姐说笑了,我只是一个打杂的而已,承蒙李先生的赏识,我得以脱离原来的糟糕的生活,算不得什么前途光明,不过nancy小姐的举止风度却是万中无一的,我随李先生见识过不少的人,漂亮的女人也有,气质不凡的也有,不过却是第一次见到既漂亮却又有如nancy小姐一般出尘气质的女子,并且……”高流光顿了一下,端起杯子喝了口水,然后双目正视着nancy的双眼,缓缓说道:“你这样的女子必然是人中龙凤,像你这样的人为什么要甘心给人仅仅做一个小助理呢?”

面对着高流光略显青涩的脸庞上的清澈双目,感受到其目光中微微的犀利,nancy略显躲闪,从其呼吸中轻微地叹了一口气,然后对视向高流光的眼中直接涌上了一种难言的淡淡的……狂热?

就在高流光满是疑惑的时候,那nancy眼中的一抹狂热缓缓褪去,nancy也是明眸相望,说道:“刘先生,盛先生对我等的栽培也远非你可想象的,正如你不会选择离开李总一样,我们也不会离开盛总,并且我们与盛总的观念一样,也希望能用我们自己的实力来证明我们也能够打破世家垄断的局面,我们一个一个的小人物能够聚集起来完全是因为盛总,他给了我们希望也给了我们想要的一切支持,人言‘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为了这样的老板,钱和地位又算得了什么呢?”

望着离自己不过一个桌子距离的nancy,高流光沉默了,他来到这里,遇到了盛中天,那样的一个人给自己一种很复杂的感觉,而这个人到底用了什么办法居然能够使这些人都对他如此的尊敬呢?这个盛中天啊……他略作沉默,转而说道:“盛先生白手起家,能有今天全凭自己打拼,我十分敬佩他,不过……nancy小姐,”他缓缓低声,双目撇了一下四周,并没有发现有人在注视着他们俩之后,悄声接着说着:“盛先生如今就相当于走钢丝一般,虽然或许能够获得巨大的利益,但是却不允许着失败,一旦失败就意味着全盘皆输啊!而岛国人……盛先生与他们联手,无异于与老虎商量怎么样去一同捕猎一头猎物并且怎样分配,而到时候一旦发生悲剧,只怕你们都会受到牵连,你们辛辛苦苦打拼出来的这些只怕也是为他人做嫁衣啊!所以,我仅仅是以一个你的个人朋友的角度来跟你说一下,绝无他意,你的决定也与我没有半点关系,刚才我如果有什么说的出格的地方还希望你不要介意……”

nancy面色凝重且严肃的向高流光点了一下头表示感谢,然后看向了远处,在窗外,虽然以这栋大厦的高度并不能俯瞰整个滨城,但是nancy觉得整个滨城都仿佛在他们的脚下,这是他们一众人没日没夜的打拼的结果,她自然也是想过的,只是无奈,因为盛中天决定的事基本就不会改变,并且之前的数次经历也都在后来验证了盛中天的目光之长远,虽然有几次无功而返,不过却也没有什么损失,他们内部也自然唯盛中天马首是瞻。况且,她一个助理人微言轻,虽然自己的工资很高,也时常可以接触盛总裁,不过这并不代表着在某些事情上自己说的话能够被盛中天所接纳,那么自己就只剩下在盛中天的背后默默地支持他,和团队的人尽力去为盛中天的发展扫平一切的障碍。

就在高流光心思转动的时候,一道声音响了起来,“看来你们两个聊的很欢呐?”李天赐嘴角一抹微笑,然后看向二人。他这次去洗手间自然不仅仅单纯的上厕所了,他借着上洗手间为由躲开了nancy,到前台拿了一份通讯录,不过在他拿到那一份通讯录的时候,动用读心术去感应前台工作人员的心理情绪起伏,她们的情绪很平稳,几乎不起波折,似乎前台对于他的要求一点都不感到惊讶,那就说明这一份通讯录压根就是有问题的或者干脆就是人家为了专门应付他李天赐而“量身定做”的!想到这,李天赐又用余光打量了一下前台的眼神,依旧显得波澜不惊,仿佛是在走既定的程序,对此,他更加深信不疑了。李天赐接着就转去洗手间,通讯录是假的,但是他还是要将计就计,不能让他们看出自己已经发现了这个是假的。揉了揉眉心,他拿起一部电话,寻找着通讯录上“财务”的名字,“石清泉!就是他了!”随着嘟嘟几声响起,电话那边响起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您好,哪位?”对方传过来是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

“石财务对吗,我是即将上任的公司副总裁李天赐,从下个星期开始将会开始负责公司即将在海天市拓展的业务,在请你在今天下班之前把公司今年这两个季度的财务报表整理一下打印一份给我带过来,并且再加上一份公司对于各职位人员的奖酬制度以及各部门主管人员的薪资,也打印好,事发突然有些紧急,我的办公室还没赶好,你可以叫nancy带你来找我。”

“原来您就是新任的副总裁,久仰大名久仰大名,玉门集团的总经理,真不知道我们盛总是怎么把您请过来的!您刚说是要财务报表是吧,好嘞,今天下班之前一定给您,今后您上任了,还望多多照顾!”听着电话那边原本平淡且有些冷漠的话语突然变得略显热情,李天赐也简单的客气了一下随后挂断了电话。对方比较符合财务的主要特征,话不多,听着话语转变的速度也应该是一个职场的老油条了,只是不知道这个财务的身份是真是假。

寻思着,李天赐尽快的出了洗手间,然后缓步向刚刚的休息室走过去,就看见高流光跟nancy两个人正在聊天,见到李天赐回来了,高流光给他递了一个眼神,询问他刚刚有什么发现。李天赐眉头轻皱,轻轻的摇了摇头,然后就对着两个人说着:“看来你们两个聊得很开心啊,nancy,我的办公室尽快给我腾出来,然后我要准备分析一下公司即将展开的海天市的业务情况,我叫财务给我准备了一下报表,你等等帮我带过来。”李天赐顿了一下,接着说道,“我这次是帮我师兄来解决问题的,放心,那帮让我师兄头疼这么长时间的人我会尽快想办法处理掉的。另外,我之所以这么快的准备开始工作,一是因为我向来做事不喜欢拖泥带水,二也是看到了你们公司上至我师兄,下至前台助理都是在认认真真的做事情,倒是让我这个副总裁有些压力啊!”

nancy原本跟高流光坐在窗边喝着东西,听到后面李天赐的声音转头,就看到李天赐拿着一份通讯录,缓步走向二人。听的李天赐的话,nancy一愣,李天赐是总裁的师弟不假,不过盛中天也多次嘱咐她李天赐这次来跟他们即将展开的某些工作有关,至于具体的什么工作盛中天也没和她讲,只是叫nancy在配合李天赐工作的时候也留意一下他李天赐都做了些什么,有什么要求,把这些也都汇报给盛中天。因此在她nancy看来,盛中天的意思是要她来监视这位新上任的副总裁。

顿了一下,nancy旋即起身,对着李天赐说道:“那副总裁,我这就去给您准备办公室了……”说完便立刻要走,“等一等,nancy,我师兄在几楼?”

“盛总的办公室在4楼。”nancy等了一下,说到,“我们这里有五层楼,以及两层地下室。盛总在四楼。”

“那五楼是?”

“是研发部的人,他们在研究市场上主流的技术,并且那里一般的员工是不允许进入的,不过您是新任的副总裁,您可以随时进到里面去。”

“好,那先这样,你去吧。”李天赐点了点头示意nancy可以去忙了。

在nancy走出视线之后,李天赐转头看向了窗外的滨城,脸上的微笑逐渐凝固,眉头紧锁,高流光也长长的呼出一口气,然后从盒中抽出一个黑锦袋,抚摸着锦袋里面的三尺长剑,六个小时之后就要开始晚宴,到那个时候或许就会发生一些什么,自己能不能活着回去也犹未可知。还有那个一直隐藏在暗处的竹本青木,如果说盛中天起码他已经看到了,但是他竹本青木一直隐藏在暗处,让人不知道怎么去判断这个人,怎么去应对他。

在高流光思考的时候,李天赐面向他,两个人面对着面,这是来中天公司之前两个人说好的,李天赐用读心术,高流光在心里想,然后李天赐仅仅轻微地点头或者摇头表示可以或者不可以。李天赐眉头紧蹙,叹了一口气。

“那你打算怎么办?今晚的鸿门宴去吗?”

李天赐点了点头。

“你刚才给他们这边的财务打电话了,怎么样?”

李天赐摇了摇头。

“嗯?是没获取到信息?”

李天赐点了点头。

“财务是男的?”

李天赐点了点头。

“现在距离晚宴还有六个小时左右,我们现在连u盘的消息都没有,怎么办?”

李天赐没有说话。

高流光也沉默了,来中天集团之前,两个人讨论过,或者更确切的说,是高流光询问过李天赐为什么不多找几个帮手,尤其是既然玉敌对他还抱有信任,那他肯定可以找到玉家的帮手,玉家那么大个势力,总会有一些高手,甚至有可能有异能者,如果能找到一个玉家的异能者高手,这件事只怕是举手之劳。可李天赐苦笑着对他说:“玉家哪有什么异能者,就算有,就算是在玉家也只怕是没有几个人能够知道,我一个区区的小经理,怎么去了解那么多?”还有,普通的玉家人到了这边会被调查出行踪跟资料,一旦玉家的人被调查出来,那么这次的行动肯定直接凉凉。至于说为什么不尝试着雇佣一些会功夫的人,一来他李天赐虽然以前学过武,但是毕竟时隔多年,那些人如今干什么的都有,想要联系,时间长,他等不起,二来他跟盛中天也是同门师兄弟,他认识的那些学武的人,盛中天大部分也都认识,这就使得连帮手都不好请。本来李天赐之前苦思无果之后一度绝望,后来突然看到了一个异能者,虽说这个异能者连能力都还没觉醒,但是这总好过一个普通人,而且他的资料也很简单,孤儿、高中生,就算查到了也会让人怀疑真假,不过话说回来,两个人虽然不至于绝望,但是胜算属实很低。

李天赐沉思着,眉头越来越皱,见状,高流光也不好出声打扰,他将剑袋横在椅子上,手指轻点黑色锦布下面的剑,在想了一会之后,他叹了口气,站起身,说:“你休息休息,我问问nancy需要我准备些什么……”李天赐闻言,长长从鼻子里呼出一口气,他刚刚用读心术读到了高流光的意思,自己不方便去打探消息,高流光资料还没什么,所以才提出要去打探一下消息的。“好,我看刚才你跟nancy聊得还蛮尽兴的,你再去跟她聊聊工作的事,叫她多指点指点你。以后你们要在一起工作的……”

高流光点了一下头,他明白李天赐的意思,他是在教自己怎么样去跟nancy说话,怎么样去做开场白,对于自己这个高中生而言,哪里懂得这些。

高流光到了四楼,在这个公司,看着这个公司的每一个人,他们当中有天夏人,也有一小部分岛国人,天夏人很严肃很认真,岛国人却显得有些参差不齐,因为他们当中有的很认真,但是更多的却给人一种什么感觉呢……“监工的”!高流光突然就想到了这个词,仿佛那些岛国人就是一个个来巡逻的一样,这一幕让高流光有了新的主意-“是不是可以跟nancy聊一聊这个呢?”

不知不觉间他就看到了nancy的办公位,其实他这一路上也时不时被人打量着,因为自己手中的黑锦袋,实在是有些显得格格不入。好容易到了nancy的工位,却看到nancy不在,应该是去忙了,他跟旁边的人说了一下然后走到了四楼的休息室,四楼的休息室就相对而言显得没有二楼的装修的简约大气,但是感觉有一种精致,二楼的休息室很大,但是大概在中间的位置,而四楼这个两侧各有一个,这里的茶香味很好闻,跟二楼的那种温甜不一样,四楼的气味更有一种清淡的新鲜的土地山川的香味。

等了不多时,却见到nancy忽然就踩着高跟鞋哒哒哒的抱着一摞资料走向自己的工位,整个行走的过程中眉头微蹙,然后也不抬眼看四周的环境和人的变化,高流光看着她这副若有所思的模样,起身朝着她走去,nancy刚坐下,看见高流光来了,略有些紧蹙的黛眉却在不经意间舒展了,“刘先生是来这边拿报表的吗?财务那边我催了,我去的时候他马上就要整理好了,这会估计已经打印出来了……”话音未落,就见一个双目有神的女子走了过来,高流光打量着这个人,三十岁上下,可能跟李天赐、盛中天比起来略小,跟nancy比起来的话倒是相仿。

正打量着,nancy和那个捧着文件来的女子眼神对在了一起,也就一个眨眼的功夫,那个黄衫女子就开口说道:“这位是刘助理对吗?这是财务刚刚整理出的报表,除了副总裁要的收支报表之外,还有就是我们即将进行的和鸭梨公司的合作项目的核心的几个业务,”说到这,黄衫女子面不改色,但是压低了声音,继续缓慢的说到“这里面最下面一份是公司的股权拆分结构,盛总说他的意思李总肯定能明白。”

“好的,不过李总也和我说过,他想亲自和财务交流,不知道你们石财务是在忙什么?怎么他本人没有来呢?”高流光接过文件,却不急着走。

“我是石财务的助理,叫姜晚棠,石财务临时被盛总叫过去了,所以我就过来了。”黄衫女子,也就是姜晚棠不慌不忙,还是面不改色地说道。

“晚棠的业务能力倒是一流的,也多次被盛总表扬,她去的话和石财务也一样。”nancy也在一旁说道。

“那好吧,晚棠姐,就麻烦您跟我跑一趟,因为我也初来乍到,嘴也比较笨,有些话只怕是我一转述就会丢了意思,况且财务报表分析我也并不精通,就辛苦您当面和李总说一说。”高流光说着,就带头朝着休息室去了。姜海棠也捧着报表跟了上去,倒是nancy也起身,不过她没有跟着他们两个,而是去给李天赐准备办公室去了。

再说李天赐那边,看着高流光带着姜海棠到了休息区,李天赐蹙了一下眉,他作为公司的副总,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他刚来,有这么好一个可以跟新来的公司副总打好关系的机会都不来,自己这个师兄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啊……

“李总果然一表人才,石经理本来打算亲自过来的,但是因为盛总突然打了个电话就叫他过去楼上,石经理也说了这个报表是您亲自要的,盛总的意思是晚些时候他会跟您说这个事的原因。石经理就叫我过来了,还有,除了您要的报表和个工作岗位的薪资、奖金的表格之外,还有一份是公司的股权结构,盛总说这个您看了就会明白是什么意思的……”姜晚棠倒依旧是不慌不忙,慢慢的给李天赐解释,至于说到了最后的时候,她眼神指了指左边的岛国人,又指了指右边的天夏人.

李天赐当下会意,知道这姜晚棠有话不方便在大庭广众下说,微微点了点头,但是眨眼之后,脸上的表情却逐渐愤怒了,他声音越来越大:“你们什么意思?叫财务亲自过来,他人呢?怎么我这个副总刚上任没人服是吗?来了这边连个办公室也没有,这么大的公司,收拾出个办公室这么久吗?我看你根本没有不好意思的样子,还有那个nancy,nancy呢?!”李天赐“愤怒”的看了一圈,然后立刻朝着一旁的高流光吼道:“立刻给她打电话,问我的办公室呢?!”之后就让姜海棠站在那里,也不说话,就只听着高流光给nancy打电话的声音,“nancy,李总的办公室好了吗?好了是吗?好的。”说着挂断了电话,朝着李天赐说道:“nancy已经找人收拾好了,她正在来的路上,过一会就带我们过去。”

李天赐冷哼一声,旁边的姜晚棠也表现出惊慌尴尬的表情,李天赐也不说话,就缓缓端起面前的杯子喝了口茶,却悄悄运用起了读心术对着旁边的高流光的内心读了起来。

高流光瞥着李天赐的眼神,瞧见他端起茶杯的时候眼睛朝自己眨了眨,就知道了他的意思,当时就在心里说道:“这个姜晚棠在这个公司里可能有一点分量,我在带她过来的时候听见她的脚步声哒哒哒的,也不急也不缓,另外,感觉她不应该仅仅是一个小助理,我刻意放缓了脚步,看见有几个天夏人悄悄地对她点头打招呼,要么就是说她的人缘确实很好,要么就说明她绝不仅仅是个小助理。”高流光顿了一下,仿佛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接着道:“还有就是那个所谓的股权结构,你之前说过,中天集团之所以能这么快的崛起是因为背后有岛国的竹本家族支持,但是这也就导致了中天集团被竹本青木代表的竹本家族所控制,现在他们的局面很艰难,如果再这样下去,只怕十年之内竹本家族就会逐渐把中天集团同化为自己的产业,盛中天作为一个商业天才,更是中天集团的缔造者,怎么可能看不明白这一点,所以他把股权结构也让人送过来,那么就说明起码他和竹本青木现在不是同一条战线上的了,而我们则正好可以抓住这个机会……”高流光说到这就看见nancy哒哒哒的来了,也就在内心之中停止了分析。

“李总,不好意思,我们现在才给您收拾出办公室……”nancy表情略含歉意,身体微躬。

“带路吧。”李天赐似乎很不满,冷冷的说了一句话,就跟着nancy往前走了,也不管刚才的文件和姜晚棠。

“晚棠姐,不好意思,李总也是舟车劳顿刚来这边想好好工作,所以情绪稍微有些急躁,您别见怪,请您跟我们过来,到了办公室咱们再细说。”高流光故意把细说两个字压得很重,然后把文件收拾了一下,重新交给姜晚棠,最后姜晚棠会心地点了点头,也跟上去了。

“李总,您看,这就是您的办公室了,刘助理的小办公位在您办公室的对面,您有什么事可以很方便的吩咐下去。还有,桌子上铺了一层玻璃纸,下面的纸上是公司各主要负责人的联系电话,您看一下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我这就去叫人过来收拾。”nancy说完了,打算听李天赐提出意见。

李天赐看了一圈,倒是很赞赏nancy办事思虑之周全,于是说道:“暂时没有什么了,至于其他的如果我想起来会通知你的,你先回去吧。”

nancy闻言答应了一声也就回去了,高流光也一并出去,带好了门之后,却急忙叫住nancy:“nancy姐,我还不太懂一些做助理的注意事项,您看能不能指导一下我。”

nancy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也跟高流光到了他那个那个小小的办公室,作为公司副总的助理,还是有独立办公室的资格的。他坐下,看着桌子上的办公设备还有玻璃纸下显眼位置处的通讯录,想着晚上的“鸿门宴”,想了一会,决定单刀直入,“nancy姐,你看我这一身也不是专业的助理,也未必会干多久,所以我就跟你交流一下,跟李总汇报的那个姜姐应该不是一个小小的助理吧?或者说……她才是真正的财务?”高流光说到这,眼睛就直直的盯着前面的nancy的反应。只见nancy似乎并不打算反驳,但是没想到高流光这个小小的助理居然能这么快的看出姜晚棠的身份,想来可能也是跟着李天赐的原因吧。

“姜晚棠确实是公司真正的财务,也是中天嫡系,所以这次她才会冒着风险把股权结构也悄悄地拿过来给李总看。现在嘛,两个人应该是在考虑怎么帮助盛总把竹本家族从中天赶出去。”nancy沉默了一会然后点了点头说道,“其实按照竹本先生的意思叫一个冒牌的财务石清泉去负责应付李总,而姜总监暂时不要出现在公司,这样既可以做到逐步架空李总,也可以让竹本青木一派的人更好的掌握公司,这样时间长了,可能姜总监会被派去别的岗位或者分公司,而石清泉则完全可能鸠占鹊巢……”nancy的语气越发透出一股担忧。

高流光确实没有想到这一层,他只是从人对姜晚棠的反应,并且那些对她很尊敬的人也都是很轻微的对姜晚棠点点头,而姜晚棠乔装打扮之后除了特别熟悉的人之外可能大多数人都不会注意到她,再加上她今天的装扮也都和平时有很大区别,甚至某些搭配采用了与平时完全相反的方向,原来“哒哒哒”特别显耳的高跟鞋也换上了声音很小的一双,nancy没想到就仅仅凭借着暗中留心众人对她们两个人的反应就能推得出姜晚棠的真实身份。

其实高流光也不确定,那种感觉很奇妙,他确实非常留心众人对nancy和姜晚棠的反应,这个姜晚棠不知从哪冒出来的,看她走路也很了解中天公司,衣着打扮也没挑特别显眼的颜色,头发略微散开,按理来说工作的时候不可以把头发散的很多,可她这样子还有穿的鞋子声音也比较小,简直就是在说:“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还有就是看上去就是天夏本土人对她们的反应,并且他安安感觉这个姜晚棠透露着一股久居高位的人特有的眼神,除了以上的一些之外他还发现了nancy对姜晚棠也怀有一丝丝的尊敬和并肩作战的味道,如果以上作为前提条件,再加上两个条件,其一,姜晚棠代表财务过来的,说明她起码是对财务有很深的了解;其二,她居然把股权结构图在这个节骨眼上拿出来了!这说明了什么?她不是前面李天赐打探出的石清泉,所以并不是伪冒的财务,是天夏人,那她大概率是盛中天嫡系,她作为通晓财务的中天嫡系,身居高位,nancy对她也很尊重,并且她这个时候不知道在背后盛中天什么授意之下来“偷天换日”,和李天赐会面来进行交谈,那这个人能是什么职位呢?

结合以上种种,高流光终于大胆的猜测,这个人,极有可能是真正的中天嫡系财务。并且他之前问nancy的话也是炸她一下,他料定,nancy绝对是任何利益都不能使得她背叛盛中天的嫡系,所以她必然知道盛中天的烦恼,也必然想帮助他,所以巴不得能悄悄地带着姜晚棠去见李天赐。

那想到这里其实就很简单了,他面前这个nancy也罢,里面那个姜晚棠也罢,其实完全可以很容易的转变成自己一方强有力的力量,那么就可以借此放开一些手脚做事情了,甚至在某些事情上会出乎意料的顺利!

办公室内……

“姜小姐,你是我师兄手下的心腹,我也就不跟你绕弯子了,说说吧,我师兄到底咋打算的,按往常来说,我师兄这个人向来是无法无天的,我行我素,也就是他这样的性格才能走这条路,可是他虽然胆子大了一些,但也没达到不择手段的地步,说说吧,我这个师兄到底叫他竹本青木抓住什么小辫子了,叫人家管的跟小媳妇儿似的~”李天赐倒是没有想过什么顾及,进门瞟了一圈,大大咧咧的靠在椅子上,双腿就架在桌子上,眼睛也没有正视着姜晚棠,倒是盯着双手摆楞了起来,说道。

“李总果然是我们盛总的手足,像这样揭他的短儿也就您一位,他竹本青木想要一口气重创玉家,就派我们盛天这个刚创立没几年的小公司去拼命,然后捏住我们的把柄,一气儿也要吞下我们,我们盛总也不是傻子,只能虚与委蛇,将计就计,现在我们捞到了我们应该获得的好处,准备清除他们,这次李先生来,希望李先生能配合我们的行动。”姜晚棠全程含着笑,云淡风轻的为李天赐倒茶,说道。

“哈哈哈哈哈,清除他们,希望我听你们指挥,啧啧啧,我师兄带的人还真是不含糊,不错,不过你想随随便便忽悠我,是不是也太不把我李天赐当回事了?”李天赐故意把尾音压了压,长了长,然后故意吊着眼睛盯着手中的茶杯,说道:“实权被人家控制,被人家扶持着上的位,我这个师兄啊,为了成功还真是胆大包天,现在觉得傀儡的路要到头了,明明已经像是刀尖上的火苗一样了,还要跟我摆谱,你呀,要跟我说实话,不要想着跟我讨价还价了,我师兄也知道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这次来的目的就只有一个,保证资料不外传的情况下拿回u盘,他竹本青木我可以帮你们对付,我可以不追究你们偷窃的责任,至于其他的,我也不要,就这么简单。”

“果然”姜晚棠一点也不意外,似乎早就猜到了李天赐会是这个反应,她依旧是含着笑,说道:“我来之前老板就叫我不要耍小聪明,说他的师弟是个老实人,也是个聪明人,让我不要在您面前耍小把戏,好吧,既然这样我就跟您汇报下……”姜晚棠简单说了一些中天是怎么在岛国人的帮助下、壮大的,说完这些,她说道:“老板这几年忍着巨大的屈辱,傍在岛国人的身边,可我们没有一个瞧不起他的,能指挥自己的情绪的人,绝对有资格做我们的领袖!”她坚定的说到这,用余光瞥了一眼李天赐,发现他听的格外认真,接着顿了口气,说道:“除了布局公司内部,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老板的妻儿都在岛国竹本家总部囚禁着,老板跟竹本谈判的要求是要把所有的筹码全部收回来,除了清除公司内的暗桩,还要保证妻儿的一丝一毫,从此与竹本家井水不犯河水。”姜晚棠说完,盯着李天赐,想看看他怎么应对。

“唔……”李天赐沉默了一会,双手交叉着抵在眉心处,想了好久,突然间噗嗤一声,仿佛突然之间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说道:“我这个师兄啊,还是对我不放心,清除异己,唔,确实很重要,但是按照我对他竹本青木过去的调查,他是一个不到迫不得已永远不会把筹码完全交出去的人,他不喜欢被动,如果所有的主动权都在我师兄手里,”他瞟了一眼一直盯着他的姜晚棠,嘴角显出一抹得意,“那他竹本青木就是个傻子,他会这么干?让我想想,我师兄的性格啊……为了行动,他会先把公司完全掌握在自己手里,然后做起事来就不会束手束脚的了,至于妻儿的话……这个才是他来找我谈判的重点吧?我说的……对吗?”他长出一口气,双眼完全的闭上了,两条腿不知什么时候放下来了,他直起身子,左手托着下巴,右手手指在桌子上敲着什么……

“这李天赐不愧是玉家最年轻的外姓总经理,搜集情报、整理分析的速度如此之快,老板担心的就是妻儿的问题,晚上的鸿门宴之前要保证妻儿安全完全在我们自己人保证之下,可是就凭他们两个能做到这点吗?除非能再加上玉家?……”姜晚棠眼睛也低下来,思考着,殊不知此刻瞥见她内心的李天赐嘴角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片刻之后,似乎决定了的李天赐长出一口气,说道:“那好吧,就这样吧,我来负责帮你们老板安全的把她的妻儿接到这边,之后,你们要保证东西完完整整的交到我手里。”

“那好,李先生,现在是下午两点十五分,晚上八点聚餐,盛夫人跟盛总的儿子估计会在四个小时之后到达,这四个小时之内,我会随时在您身边供您差遣……”姜晚棠略低下头表示听从吩咐。

“唔……”李天赐却把头转过去,看向了窗外,过了一会,突然想到什么的他嗯?了一声,“不对啊,从岛国横都到这得多远呢,四个小时之后就到了?”

“是的,他们不是刚刚出发的,是在您来之前就出发了应该,”我们盛先生跟竹本青木谈了几天了,按照他们的性子,今天必然会进行最后的谈判,而无论怎样谈判,盛先生的要求里面必然会要求保证夫人跟小少爷的安全。”

“嘿~这么说来是我正好赶上了最终谈判的时候啊哈哈哈,倒是真的不巧呢……你先回去吧,有吩咐我会叫你。”

“好的,我暂时不方便回自己的办公室,只好楼下的休息室里,对了李总,”姜晚棠低下头低低的说了一句:“盛先生的妻儿是他的底线……”说完了就微笑着走了。

李天赐看着她的身影,沉思了一会,旋即招手给百叶窗外的高流光。

“怎么样,这边怎么商量的?”高流光问道。

“唔……倒是没来晚,姜晚棠她们似乎知道公司内即将出现大变故,但是又不清楚原因。我这个师兄啊,想机关算尽把所有的好处都占了……”

“那怎么说,你这个师兄好像妻儿还在竹本青木的控制之中啊……”

“你这算是说到点儿上了,我这个师兄啊,最是注重情义,这是他的优点,要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多人才跟随他?不过这也将会是他的最大的弱点,被竹本青木捏着脖子走路,那滋味儿可不好受啊……”

“那我们现在是要去保护盛夫人?”高流光猜着,“今天晚上吃饭,那她们什么时候到啊?”

“四个小时之后。”

“嗯?四个小时?有这么远嘛?我看着国内的航班,从那个哪,那个那个,那个龙嘉到那个石头城才一个多小时,我看着横京到滨城也不见得夺远啊……”

李天赐撇了撇嘴,说道:“跨国要费不少事儿的,而且中间还要跨海,航线也是有要求的。”

高流光挠了挠头,“哈哈哈哈,好吧,那跨国啥的还跨海,就四个小时啊?”

“看来你终于注意到重点了啊……”李天赐双手交叉,放在鼻前思考……“正常直飞的话应该是在三四个小时左右,最短的直飞也得在两个小时左右,他安排在四个小时之后是想在晚上见面吃散伙饭,这顿饭本来就有,看来你我来的既巧又不巧,赶上了时机,却赶上了最坏的时机,我看呐,这整不好会是我俩的断头饭……”

“那怎么办?总不能打道回府吧?”高流光听不出李天赐话里的意思。

“唔……你回去吧,这里的危险程度看来已经达到最高了,我必须进最快的速度去保护我这个嫂子跟这个小侄子,这是我能搏一搏的筹码……”李天赐犹豫着,说出了这些话。

“嗯……”高流光缓缓地转身,走到门口,打开门,出去后又走了进来,说道:“受人之钱,忠人之事,更何况,我也要为自己赢得玉家的友谊。刚才我已经走出去一次了,你的好意我领了,但是这是我的选择,我留下来,起码会帮你做一点事。你看,”他顿了顿说道:“我们是不是得去联系玉家?”

“你……好吧,我这就去联系玉家,事已至此,只能尽力而为了,我今天来到这里,已经解开了心底的束缚,我来之前一直在不断的质疑我自己,究竟我对不对得起这些年玉总对我的照顾,”他长出一口气:“至此,我觉得我对得起他了。”

他起身掏出自己的手机,顿了一会,还是说道:“小高,你能帮我到这我很感激,我会把所有的事都跟玉先生说的,我今天最坏的可能是死在这里,可你不行,你不能寻死,就算被抓住了,他们是岛国人,不敢对你怎么样的……”他打起了电话,神色沉重却略带微笑地给高流光点了点头。

高流光走了出去,现在暗流涌动,平静的波面之下,早已湍急不可测。

人人立有人人影

彼此终有相向时

身过影交众相散

各为其主各为欢

目 录
新书推荐: 【GL】愛我,求求妳! 【np】扰龙 仙者 这次换我说爱你 界王 冒牌天帝 龙与魔法师 东胜神洲 创世十二乐章 暴食巫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