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夕阳林下 > 第六章 晴空万里覆倾盆

第六章 晴空万里覆倾盆(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诡异游戏生存手册 荒野之人类最强天团 仙风道诡:开局玄君七章秘经 我,魔女之王 综武:别人练武我修仙 三国之召唤猛将 戏精娘子总扮乖 明末狠帝,开局就逼崇祯退位 一路向仙记 原神之魔神之旅

“艾,你小子带我过来这边干什么?”

“哎呀,你在这等着,办完了这件事,我就带你去秦岭冰石棺。”

“那你要我在这嘎哈啊?”

“唔……让我看看时间……现在是凌晨,寅时七刻,这样,今天下午会有一架客机从这边飞过去,到时候你和裴霁想办法阻止这架飞机前进,你不是能鼓动雷云嘛,到时候你俩在飞机上救两个人下来,没问题吧?”

“等会等会,你说啥呢,什么飞机什么裴霁,我确实能鼓动雷云,但是那跟救人有啥关系啊?”

“这个嘛……唉……果然要跟你解释这些好麻烦,以前人不是有马车嘛,现在人不坐马车了,开始坐一种靠其他力量能动的车,再后来人们制作了一种能让人在天上坐的大鸟,算了这些话等一会儿让小裴给你解释吧,我要去忙另外的事了。”

“艾,你等会,你说的啥啊来来回回的……”

就在金角帽男子想接着问的时候,云层中空间波动,一个背着重剑的男子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说到:“不是我说,你们不能这么使唤人啊,还不给钱?!”

“哈哈哈哈好啦,这件事完事之后,我让小柔以后不拦着你跟如云的事了,你看行不行小裴?”

“这这这,”这背着重剑的男子听了眼睛转了个弯,接着他把那口气倒匀了,说到:“夜先生,您也知道,我呢好歹是龙城剑榜上的,您看每次见到玉小姐都被她损的磕磕巴巴的,整的我跟家里边老头老太太都快抬不起头来了,您只要能让她以后别那么损我,这件事就包在我身上了。”他眼珠又一转,舔了舔嘴唇,想说些什么,可之后鼻子细细地喘了一口气就没接着说了。

“哈哈哈哈哈,果然是一物降一物,这件事我答应了,只是你也不怕我让你做些什么犯法的事?”

“嘿嘿,刚才我想到这来着,但我寻思着,您是什么人,怎么可能做出那些事来呢,您说是吧,嘿嘿。”

“哈哈哈,好,今天未时或者申时,有一架来自岛国直飞滨城的客机,到时候你跟着这位,救两个人,你小子有着空间异能,到时候救人家母子下来,到滨城玉门酒店,到那边之后会有人来接应你。给你这个,”黑袍人从兜里掏出两张照片,其中一张是个年轻的女子,另一个是她和一个男人怀里抱着一个小男孩,应该是他们的孩子。“照片给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唔……”拿着照片,重剑士寻思了一会,说到:“救出来之后呢?我跟这位该把救出的人送到哪?”

“送到玉家,唔,你小子知道玉家在哪吧?”这黑袍人话说着,语气分明有几分挑逗的意味,似乎这话里边有什么隐情一样。

“嘿嘿,瞧您这话说的,这不是拿我打趣嘛……”这裴霁搓了搓手,干笑着说道:“这会我算是有个正经的借口了,要不然人家如云姑娘可不肯我进玉家呢。”

这魁震在旁边看着,大笑了两声,别看它这么多年修行,世间的变化看不见,可是人与人之间还有那人性却是没变太多的。听这圣使跟这重剑士裴霁的对话,分明听得出来,这裴霁貌似跟那玉家一个叫如云的姑娘有点意思,可是看来那个什么小柔在从中作梗不让他去,这眼看着三十的爷们儿了,却因为这玉家的姑娘弄得这般模样,实在是有趣啊……

“嘿嘿,我说这位夔爷儿,您看我这岁数小,今天也是接了人家夜先生的令了,我是知道的,您道行不知比我们这些人高了多少,您看一会儿还得烦您受累,这现在的规矩啊,是不允许我们这些异能者公然干涉普通人的生活的,所以您老一会受累等着飞机过来的时候布几道雷云,这样后面就可以让后边给个天气变化的说法儿了。”重剑士裴霁听得魁震大笑了两声,知道这是在笑话自己,也不害羞,脸不红心不慌的也不管这位爷以前见没见过,就跟人家打个招呼。

“行了,你们琢磨吧我还有事儿,魁震,你跟裴霁忙完之后多跟着裴霁在玉家呆一阵子,等玉家的事儿折腾完了,我就带你去秦岭冰石棺,我走了。”黑袍人笑着,倏的一下走了,魁震看着那道黑色的波纹在云雾中波荡了一下,长长倒出一口气。

他是天生地养的兽,在人类的文明中,有的典籍称呼自己为神兽,也有的称呼自己为上古妖兽,可是对他们这种天地间的灵兽来说,自己就是自己,狗屁的正邪之分。不过人类文明在漫长的岁月中不断聚集而形成的庞大部落也就是……那个人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人间有很多有意思的事儿,人能够聚集在一起,人能够学习跟成长,当然,这个成长说的是心理上的跟能力上的。

“那什么,夔爷儿?”背着重剑的青年看着魁震有点走神儿,小声的叫着:“您看咱们要不要调整个高度啥的,嘿嘿,您看这万一到时候飞机过来,然后咱爷俩儿整的这个云层太失败……我不是说您不能给它干下来,我的意思是万一咱们这个痕迹整的不太干净,让上面的人查出来,咱们要被那帮人儿追责的,到时候就不太好办了……”重剑青年裴霁显然是不太清楚这位爷的脾气,有些局促地搓着手。

“唔,你们说的那个飞机,大概离地多少丈?”金角帽魁震不知怎么,居然手一挥弄了个云躺椅,在云雾翻腾的椅子上摇来摇去,好不惬意。

“唔……一般来说普通民用飞机的高度在7000-13000米之间,而云层错落高低不同,有的离地面几百米,有的可能达到上万米……”

“t…n…d停停停,你说的米是啥意思啊?不是吃的吗?一粒米才多大啊,一万粒米能有多高啊?才三十丈,非那么低就不怕创树上?”金角帽儿一脸质疑的问道。

“…………”,重剑士听了很无语,他琢磨了一下,才想起来以前中国的计量单位里是没有米的,一寸是3.33厘米,一尺是33.3厘米,一丈是3.33米,所以这个飞机的高度假设按照一万两千米来算的话,大概是…………

金角帽儿看着重剑士默默的掏出了一个小本子,还可以翻页,看着还很结实,重剑士拿了一支笔,那玩意儿应该是笔吧?可为什么没有毛呢?也不磨墨就那么咵咵的写,还有动静儿?他以前也不是没见过人家写字,作为一名深入人间的夔来说,他早就对人间的烟火文明有了很深的认知,但还是没想到这一千年里人类的变化这么大……

正在这位爷感叹时光飞逝物是人非的时候,那边的重剑士已经刷刷的算完了这笔帐------

“魁爷儿,我呢,算数不好,让您等这么半天哈,这个飞机呢高度能达到三千六百丈左右,有的时候还能再高点……”

“……?飞那么高那还能叫鸟吗?t…n…d那谁家那小谁我记得比他爹当年小时候聪明多了也不过是两千丈,这tnd什么鸟啊?你们人类现在已经厉害到这种程度了?连这种鸟都能抓来当坐骑?成年的还是未成年的啊?不怕族群里其他的过来报复啊?话说那么高,你们也不怕冻着?还是说御剑已经满足不了你们了,你们想要更‘噫嘘唏’的那种?……”金角帽儿眼神里充满着震惊跟好奇,o的嘴型也一直没停过。

“…………”,“那什么魁爷儿,您甭乱寻思,那鸟啊叫飞机,不是真鸟,是铁做的……还有啊那个是人类发明出来的,唔……机关术知道不?你暂时认为它是一种更nb的机关术就行了。”

“这鸟真厉害……啊不对,是你们人真厉害……”金角帽儿慢慢缩小了他的“o”型震惊嘴,但是眼里的震惊却迟迟不愿散去。

“哎你刚才说的牛比啥意思?”

“魁爷儿,咱能谈正事吗?”年轻人有点不怕这个“为老不尊”的妖怪了,言语中颇有一些无奈的意味。

“等会等会,你说这鸟能飞多高?三千六百丈?那三千多丈它靠什么使劲儿啊?人?那得找几个大力士吧?可全国能有夺少啊?那你们这个是不是只有贵族才能坐得起啊?……”好奇宝宝金角帽儿显然是没个头,年轻人彻底无语了,心里面对他强大力量的尊敬显然被这一番对话给谈没了。

眼见着自己的“小迷弟”眼神逐渐变得冷漠且无奈,金角帽儿终于想起来自己要做的事了,“咳咳,那个,你坐你坐哈那个小小小……”

“裴霁……”

“啊对,小裴啊,”看着青年剑士坐上了软和的云椅之后脸色没那么无语了,金角帽儿正了正脸色说到:“你看看,这不是桥上自杀不跳河--撞巧儿(桥)嘛,这雷云啊,一般也就是在离地三千六百丈,以前呐,没人会存了心的飞这么高,因为那就是纯纯找雷劈呢,而地上的人一般来说是不会被雷劈的,如果这个人没干什么丧尽天良的事的话。所以说你们现在的人是不是有钱了就开始不把命当命了?在雷云层显摆?”

“…………”,没有在意金角帽儿的不解,重剑士关注到了重点,“也就是说……飞机的航线上正常来说就是会‘偶遇’雷云呗?那这下好了,我们在飞机的路上慢慢的布置点雷云,然后伪装成飞机遭遇雷暴,飞机失灵,我们好趁乱救人,就这么办魁爷儿!”青年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嘴角微微上扬,眼睛也微微弯曲着……

………………

一架飞机从岛国爪洼机场起飞,飞机上两排却只坐了五个人。

到四卦国丽南机场转机的时候,左侧两男对视了一眼,然后其中一个男的跟右侧穿着款式类似的女子交换了下眼神,彼此觉得没问题,然后左侧两个男子率先起身下机,右侧靠边女子也起身,不过却是往后退去,紧接着里面的女子牵着一个小男孩的手出来,靠边女子稍稍转头,用余光看了看有没有形迹可疑的人,却只看到一个看着很猥琐的胖子,穿着超大号的背带裤,然后露出一嘴大白牙,戴着眼镜,嘴角的薯片残渣跟嘴唇上残存的可乐液滴似乎揭示了他如此肥胖的原因。

靠边女子瞥见那个死胖子正在毫不掩饰的看向自己因为紧身服而凸显出的“两座小山”,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然后眼看着前面的母子,一起下了飞机。

两刻钟之后,飞机从高丽机场起飞,这次紧身衣女子依然是坐在靠边的位置,飞机快要起飞的前五分钟那个背带裤胖子晃晃悠悠的走到后面自己的位置,路过紧身衣女子的时候依然很明显的色迷迷地盯着她的上身。

在心里咒骂了一声这个死胖子之后,紧身衣女子脸上露出不快的神色,想着能否尽快完成任务把人送到,最近真的是世风日下啊居然敢这样赤裸裸的对自己产生那样的心思,关键是左边那两个混蛋居然毫不在乎,这种冷漠的队内友谊自己简直多一秒都不想忍受……

左侧三人座椅上的两个男子以及一个椅子上的长长的袋子都显得很安静,对女子的怨念显得很是有些无所谓。

而右侧里面的小男孩在默默的望向自己的妈妈,眼神里显出恐惧和难过。

妈妈摸了摸孩子的头,然后用自己的头贴了贴小男孩的头,感受着怀中孩子逐渐平静下来,这个女人感觉到了格外的孤单跟无助……

………………

与此同时,地下室里面那个留着胡子的男人终于起身,拿起了桌上的电话,“摩西摩西,こちらは竹本青木ですが、貴社井上君はいつ浜城に着きますか。私は人を送りやすい。そうだろうか。わかりました。”

“这里是竹本青木,请问贵司井上君什么时候到达滨城我好派人过去。是这样吗?好的我明白了。”

挂断电话,对手下吩咐了一声之后,他就想一只深深隐藏在洞穴内的毒虫,缓缓地推开的洞口的门,一点一点地爬了出去,“やっと陽の光に逢ったね,なかなかよかった。”

“终于又见到了阳光呢,还真是不错。”

………………

“哎呀,想不到这天底下还有这种人,我说小笛子啊,这个事儿真的这么这么重要吗?重要到一定要我出场吗?我们这种人是不允许出现在明面上的世界的,就算出现了也必须以正常人的方式,要不然就是坏了规矩,这个道理你应该懂啊?”玉门集团某处地下室,一个中年男子面前,两鬓已经有些斑白的玉门集团执行董事---玉敌正在恭恭敬敬的站着。

“六叔,我知道什么是规矩,也知道一些上面的禁令,这次请您出去,是希望您能‘尽量’的‘关注’下集团丢失的u盘,另外,据可靠的情报,盗取我们集团技术的人极有可能勾搭上了岛国人,尤其是他们极有可能出动b级以上的异能者或者是异能者小队……”

“哦?岛国人?异能者小队?真是我才歇了一段时间他们就不记得这个雷字怎么写了,行了,我会‘尽可能’地多关注这件事儿的,你回去吧。”说着,这名男子挥了挥手,玉敌如蒙大赦一般,倒退了几步,然后转身离开了这个神秘的房间。

………………

一头亮银银及腰长发的女子到了一片别墅住宅区,身后跟了二十七个人,正带着他们进去安排房子的时候,只感觉一阵空间波动,然后所有“腾”的一下单膝跪下来:“参见圣使!”

“起来吧,小柔,房间安排好了吗?”黑袍人说着,将怀里的四个小铜印分别抛给了领头的四个人。四个男子年龄有大有小,不过无一例外都对自己的这枚小印爱不释手,视为珍宝。

“哎呀圣使,你为什么突然让他们都过来我们家啊,来了这么多人,难道真的不怕暴露吗?”众人起来之后,蛇女小柔安排好了房间,带着夜魂到了自己单独的地下室。

“没事的,我己经在这里设了一个结界,你要是不放心就叫你们老大再去加一层,要不干脆放上他们自己的印也行。”夜魂刚坐下,放下自己头上的斗篷,露出了半张面具。

“我当然相信您的实力了,但我仍然是怕我六叔那个臭不要脸的来这打扰各位兄弟姐妹休息。”蛇女有凳子却没有坐下,双手拄着椅子背,右手上一条小白蛇不断地爬来爬去,“哎呀别动很痒的!”小白蛇好像能听懂她的话,耷拉着脑袋,把身体卷在小柔的胳膊上。

“咳咳,你可不能这么说你六叔啊,他毕竟是你的长辈。”夜魂咳了两声,然后故意地眨了两下眼睛,然后紧接着戴上了斗篷。

会意的蛇女小柔当然一下子就明白了,紧接着便是很是有些伤心地说:“我那个六叔啊,什么都好,就是每次都会笑嘻嘻的催我找对象,我都多大的人了,再说了他自己那么大岁数的人了,不也没有家室呢嘛,还天天的说我……”

小柔的后面,一道静电闪过,中年男子悄然出现,面对着圣宫的圣使,他微鞠了一下,夜魂点了点头然后抬起手示意他不用继续。

“哎呀,这不是我最可爱的六叔嘛,您怎么过来了啊!”小柔急忙转身,十分“热情”的欢迎着这个玉家的持伞人。

“你还好意思说呢,哪有你那么欺负人家的?人家小裴多好的小伙子,我可告诉你奥,不能那么刁难人家,我可是知道好几次他来看如云那小丫头都是被你假传圣旨给撵出去了,如云也不知道是上辈子干了什么事,摊上你这么个姑姑……”这中年人一过来就像数落自己家惹祸的闺女一样,说的玉柔直接抬起手掌捂住耳朵。

“哎呀行了行了,以后我不给他穿小鞋不就行了嘛……”

“什么行了,我还没说完呢,你也老大不小了,该找个对象了。”然后转头气冲冲的对着圣宫圣使说到:“你看看你们把这孩子逼的,现在都多大了还没结婚,你们能不能多给她点个人时间让她赶紧过年之前给我领个对象回家?”

“哎呀真是烦死了!”玉柔直接捂着耳朵逃离了那里。

看着玉柔远去,圣宫圣使微微翘起的嘴角也缓缓放了下来,“说吧,你有什么打算?”

“嘿嘿,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我的手段呢,是不可以在世人的面前暴露的,不过灭了岛国那几个小杂碎还是可以的,只不过到时候可能需要你来帮我把丢的东西弄回来就行,我也不多要求,毕竟吃人家的嘴短嘛……嘿嘿……”

眼见着眼前这个多年的朋友这般猥琐的样子,圣宫圣使很是有些无语,不过没办法,看似对方很是有些不好意思,实则是在提醒他--你圣宫的人现在还住在我玉家呢,怎么着也该交点房费不是?

“好吧好吧,这次事情的起源我也调查了,源自那对儿师兄弟的同门恩怨,我呢,在那个叫李天赐的小子旁边安排了一个小辈异能者,刚刚觉醒的,你去了之后多留意一下他的举动,我呢,不能露在明面上,能帮你的就只有这么多,至于他们这段时间的房费跟吃喝……”

“好说好说……嘿嘿,不过话说回来,那个盛中天还真是有点被人当刀使唤了,不过也是,要说到根儿上还是起源于当年炼同诚多余多收这么个徒弟,这才导致同门反目,啧啧啧。”

“得了吧,你可闭嘴吧,也就是你们家玉柔争气,要不然到你这一代没有下面的传人,不还是得找一个外姓的?你心里不膈应?就别搁这儿站着说话不腰疼,说别人家的田里的瓜保不保熟了……”

………………

午时七刻,高丽边境海区某地天上六百丈,本来是一天之中阳气最盛的时候,天上本来没有多少云彩,可是不知道是怎么着,过了七刻阳极之时,天上的云彩就渐渐变多了,渐渐的云彩越积越多,地上开始没那么热了。

未时六刻,天上依然阴乎乎的,稍稍刮起了凉风,但是却没有下雨的趋势。与此同时,天上云层密集之处,第一丝雷电“嘶”的一下悄然出现。

申时一刻,一架标有“句丽”的小型客机出现在视线之中。

“,,?”

“该死的,这天气不是说晴转小雨吗?怎么那边这么阴?”

“,2318,2318,.!”

“塔台塔台,我是2318号,我是2318号,现在请求改变航线,请求改变航线!”

………………

飞机在愈发深沉的云雾之中决定改变航线,尝试着向右飞去,行驶不过一刻钟,发现右侧的信号更差,万般无奈再次决定向左飞去,只不过刚刚转头,整个飞机上的乘客就听到了“咔”的一声,然后飞机内的灯光在闪烁了几下之后终于灭了,紧接着就是女人尖锐的叫声和小孩子不断增加的哭声,乘务员不断的安抚乘客,这时飞机驾驶舱独立电路的广播传来机长的声音:“,......。”

“各位尊敬的乘客,本次航班偶遇雷雨层,请不必惊慌,随后在服务人员的指导下请扎好安全带,在您座椅的正上方会弹出氧气面罩,我们会尽全力,请您尽量平稳自己及周边人的情绪,十分抱歉。”

正当那些努力克服自己内心恐惧的空姐们在不断指导检查着前后乘客的安全带的时候,令人绝望的第二声“咔嚓”到来了,紧接着就是伴随着“轰隆隆”声音而一起震动的机舱跟座椅。

这下,之前机长所有的安抚而形成的的短暂平稳的堤坝一下子就被更大的混乱声音给冲倒,机舱里面瞬间女人的尖叫声、孩子的哭声、不得不安抚孩子的“哦哦”声,以及更多的咒骂声不绝于耳;而此时,飞机驾驶舱的三位机长却显得十分纳闷,他们刚刚驶入天夏靠海的边境线,结果这样的事件让整个航程变得生还几率似乎呈现了一个“l”的样子。

这里要特别解释下航线,因为四卦句丽国跟高丽国的分家,让很多句丽国的航线显得十分尴尬,而高丽直接在数十年也难得一见的空军记者招待会上公开宣称,禁止句丽的飞机行驶在高丽的领空,否则就会将其击落。四卦国不得不绕一大圈,前往天夏东北的飞机不得不每次耗费巨大的成本绕一大圈,然后从天夏东北的东部一个狭小的入海口飞进去。可是这次的飞机刚刚快要进入天夏的国境线,结果遇到这样的雷暴团天气,最离谱的是,飞机遭遇了两次听着很是有些杀伤力的雷电打击之后,机舱的密闭性完全没有受到什么损失,第一下的雷击除了使得飞机内所有大大小小的门全都紧闭之后再无影响,而第二下的雷电相对来说更加糟糕一点,因为它直接导致飞机的广播系统瘫痪。

驾驶舱内,机长李光秀仍然不死心,在拿起对讲广播一遍一遍的呼叫,可是只能听见刺啦刺啦声的乘客们显然更加的恐慌了。

副机长朴在野尝试着用力的掰开舱门,可是毫无用处;另一位副机长兰德没有那么多恐慌,他坐在驾驶位上,眼见着满屏的红色闪烁的警告,却意外的发现了什么,他蹙起了眉头,叫来另外的两位同事:“hei,youlook!itissoabnormal!itisalmostimpossiblethattheautopilotandthesafetyoftheplanewerenopromisedatall!”

“嘿你们看!这太反常了,自动驾驶跟飞机的安全性几乎没有受到任何破坏,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

机舱内,乘客们大呼小叫的时候,却逐渐由聪明的人发现除了灯跟广播停止了之外,飞机依旧在平稳地前进。渐渐的,舱内变得越来越平静,再然后逐渐变得寂静……

在这个过程中那一个小队的异能者早就察觉到了不对,为什么偏偏是他们遭遇了飞机失事?飞机被雷劈了却仅仅是毫发无损?

三个人快速交换了一下眼神,一名男子紧紧的拽着左侧座位上的长条包裹,另一名男子刚刚在洗手间,现在直接被锁在里面了,两名乘务员正在想办法帮他出来。女子则是不断地扫视周围,却依旧只发现了那个不断平静下来的胖子,胖子一开始也十分的害怕,紧接着就开始疯狂的吃薯片,喝可乐,甚至还以为内自己发出的噪声而和别人产生了一两句口角。再然后,飞机上的人全都变得越来越平静,他的内心也逐渐不再急躁,因此他又开始色迷迷的盯着那个身材苗条的紧身衣……

…………

随着飞机不断地降低高度并最终平稳的着陆,到了机场之后,很奇怪,这架飞机的一切似乎并没有受到影响一样,所有的设施都在正常的工作,只有一个飞机内的人显得似乎经历了一百年一样。

终于,飞机稳稳地停下了,这时驾驶室中的塔台传来一阵急促的呼叫:“勾2318,请驶入正常的泊机区,勾2318,听到请回答,请驶入正常的泊机区……”

机舱门缓缓打开,这下子满仓的寂静突然变成了蜂拥而出,卫生间的男子也急忙逆流,在看到了两个同伴以及目标任务的安全之后,长出了一口气,只是自己身上的衣物需要好好清理一下,尤其是内衣上,因此他们按照原定的计划两男一女保护中间的母子两个。

紧身衣女子不断注意着四周,感受着自己脚后飞机地面的震动,这肯定是那个死胖子,不过她并没有回头,她要监视着这母子两个的安全,可是由于几乎是最后走出的队伍,飞机内没人能看到那个胖子越来越贴近那个紧身衣女子,然乎将自己的身体贴了过去不断地向前推和摩擦…………

紧身衣女子怒不可遏,直接转头对那个胖子一个飞脚踢在了他的裤裆,紧接着那个胖子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声音,前面开路的两个男子回头,三人之间空空的,哪里还有什么母子?

………………

机场内,刚刚突然感觉到天昏地暗的年轻女人抱着微微有些熟睡的孩子,突然就发现自己到了机场的一个廊道里,自己的周围是两个男人,一个仿佛四五十岁,却依然留着潮流的小辫子绺,戴着个金角帽,另一个仿佛30岁上下,穿的倒是还不错,倒是背着一大盒子,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

“盛夫人,您不必多说了,我们两个是盛总派来的,保护您跟小少爷的安全,接下来为了能够安全的回去,请您跟小少爷配合我们的行动。”看着似乎很和善也很恭敬的年轻男子说到。

“叔叔,你们是我爸爸派来救我们的吗?叔叔我爸爸在哪里?呜呜呜呜呜……”女人怀里的孩子醒了,听到锦袍男子的话似乎有些抑制不住自己的情感。

“是的小朋友,叔叔是你爸爸派来的,呐,叔叔准备了糖果,给你!”黑色锦袍男子从兜里掏出两块糖来,叫小朋友选,然后一人一块都叼在嘴里。女人看着孩子的难过随着怀里的糖果一起融化在嘴里,长出了一口气,决定相信他们……

………………

“摩西摩西,少族長,申し訳ありませんが見失ってしまいました……”

“少族长,很抱歉,人丢了……”

“啪”的一下,留有一点胡子的竹本青木一下子就把手机给摔了,眼睛腾的一下变红了,像是一头发怒了的猛兽。

“いや、落ちついて、この際、馬脚を抜かすわけにはいきませんから、この盛中天をおさえさえすれば、今夜の談判はおさまると思います、お父さま!対!父に小野副社長のところへ行かせろ!彼にはきっと方法がある!”

不行,我要冷静,这个时候我不能漏出马脚,只要我把盛中天稳住,我就可以拿下今晚的谈判,父亲!对!让父亲去找小野副社长!他一定有办法的!

他急忙拿起另一部手机然后匆匆忙忙的给远在岛国关内的竹本家家主---竹本小五郎打通了电话…………

与此同时,远在千里之外的玉敌在公安厅一块大屏幕前跟自己的老朋友相视一笑…………

………………

“李先生,是我,玉如风,今晚你们谈判的地点在哪?好的,放心,人已经安全的在我旁边了,盛夫人跟孩子有专门的大仙儿保护,您就放一百八十个心吧!……好的好的,晚饭开始之后,我会到达,然后会有人带着盛夫人跟孩子安全的让盛中天看见……”

……

放下电话,李天赐很是长出了一口气,拉开百叶窗,对着小座位上的高流光微微笑了笑。

“事情有进展了?”高流光面不改色,在心里默念道。

李天赐点了点头。

“那u盘?今晚我去偷?我就怕我进不去……”

李天赐摇了摇头。

“嗯?什么给你这么大的信心?那u盘有人管吗?有人能保证u盘的安全吗?”

李天赐连着点了两次头。然后又拉上了百叶窗。

“喂?nancy?叫石清泉赶紧过来对账。”

“姜晚棠,我要你想办法通知我师兄,叫他务必在晚宴之前跟我再谈一次,你告诉他‘两段锦’这三个字就够了。”

………………

淡云渐积深涛间

倾盆既至泥与寒

雨过天晴恩仇过

我以一笑泯波澜

目 录
新书推荐: 【GL】愛我,求求妳! 【np】扰龙 仙者 这次换我说爱你 界王 冒牌天帝 龙与魔法师 东胜神洲 创世十二乐章 暴食巫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