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夕阳林下 > 第八章 粼粼波光镜未磨

第八章 粼粼波光镜未磨(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诡异游戏生存手册 荒野之人类最强天团 仙风道诡:开局玄君七章秘经 我,魔女之王 综武:别人练武我修仙 三国之召唤猛将 戏精娘子总扮乖 明末狠帝,开局就逼崇祯退位 一路向仙记 原神之魔神之旅

高流光一睁眼,一个青年的声音响了起来。

“醒了?”

高流光猛然睁大了眼睛,“这是哪里?”

“别紧张伙计,这里是你的思维空间,这里很安全。”那个声音继续说道。

灰蒙蒙的空间里面有些不稳定,黑白交现。

“哦伙计,镇定一点,好了这个人就是我。”

一个身穿长长的黑袍人出现,这个人身上有什么吗?长长的神秘的项链?奇怪的暗金色的面具?闪烁着幽蓝色的戒指?

“好了,听我说,第一,我对你没有任何恶意。”

空间的波动似乎稳定了,黑袍人的样子似乎也稳定了,长长的黑色帽檐遮住了他大半张脸,隐隐露出的嘴角和下巴让高流光感觉很眼熟。

“我想,我们是时候该见个面,然后好好聊一聊。”黑袍人的嘴巴动了动。

不知道什么时候,少年坐了起来,和黑袍人面对着面。

“让我想想应该从什么开始说起呢?我叫夜魂,是圣宫的首领,也被称为圣使。而你呢,叫高流光,是高家的遗落的血脉,对吗?”

“你……是异能者吗?”高流光疑惑的问道。

“是的,圣宫内的所有人都是的。我能感觉到,你心中有很多的关于异能者的疑问,没关系,有什么都可以来提问,我来为你一一解答。”

“异能者为什么会出现?是怎么出现的?我的异能是什么?我未来会走一条什么样的道路呢?”

“人类的历史大约已经有数百万年了,在原始的部族逐渐形成的过程中,因为不同的地域分布和不同的种族信仰、种族精神追求和生活喜好,逐渐养成了各种的生活习惯,后来渐渐演变成习俗。而随着社会的进步,生活习惯倒逼着各个地域的各个种族形成了专擅的技能,这种技能逐渐变成了种族性的。一种固定的行为经过长期的思维强化会逐渐固定在脑子里面,甚至由于没有文字和语言,在漫长的岁月里,他们每天都要在脑袋里面强化若干遍技能的训练和假想,按照现在比较科学的说法呢,就是固定在了潜意识里面,形成了生物本能,只不过这种本能呢,更加偏向于种族性的。那么,经过若干代的繁殖,新生的婴儿在学习这方面的技能时会很快,而且更加擅长这些行为,这就是最初的异能起源。”

“那时候,在不同的部族里面,对于这些行为,每一代都会有最容易学习、天赋最高的孩子,只不过在那个时候,这些孩子仅仅是在部族的民众的心中笼上了一层模糊的光环,他们觉得这些孩子很特殊,也正是因为这些孩子的天赋高,他们在技能的学习上会很快,甚至身体的素质更好、精神力更专注,部族内的人会将这些成年之后的孩子推举为部族内的首领或者长老之类有很重的威严和地位的人。

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原始的种族几乎都在不同的时间段开始了自己的部族信仰,他们开始认为特殊的能力是上天所恩赐的,于是神明和天地、日月以及一些元素都被他们所信仰,而那些一生下来就特殊的孩子也被冠以‘神子’、‘神女’的称号。就在这种懵懂又模糊的指引之下,他们的基因里面,逐渐出现了高纯度的有关天生就能很快地接触某些能力的部分,这就是特殊能力的雏形。”黑袍圣使说道。

“而之后,随着种族不断地繁衍壮大,不可避免的在不同的栖息地中出现不同部族的争斗,争斗带来了部族的损伤和不同部族的仇恨与爱,再之后,强大的部族赢得了话语权,开始下一个阶段的壮大生息,弱小的部族迁徙流亡,寻找新的栖息地。部族强大到一定程度,就在当时的天夏出现了几个庞大的种族,然后,战争不可避免的爆发了,战争之后的和平,带来的是不同种族重新融合到一起,而这,也代表着,原来各部族的信仰、血脉、能力、技能的融合。在那个阶段的人们还不懂得现代生物学中对于生物基因与性状的定义,事实上,对于生命的秘密落到染色体、dna层次也就最近一二百年的事情。

当然我们现在可以说,控制能力的是基因,基因在染色体上,染色体成对出现。可当时,虽然人们不懂染色体和基因,但是他们隐隐约约感觉到了血脉的力量,他们知道部族的血脉很珍贵,上天赐予他们的能力就藏在他们的血脉里面,所以,不同的部族或多会少都会有一些保守的人选择继续维持血脉。而原来的不同部族内高纯度的异能基因由于血脉的融合,开始变得复杂了起来。在这个过程中,莫名其妙的诞生了很多新的能力和天赋,可同时。也导致很多原始的强大能力减弱、消失、湮灭在时间的血液里。那个时候的人们更加坚信了血脉的重要性,甚至出现了很多号召不同种族再次回到自己的阵营的局面———割裂又重演了……

那这个时候的君主怎么办呢?他们是这样做的———他们组织不同的人做不同的事,彼此之间互相帮助,然后彼此通过物品进行交易,做锤子的人可以通过用锤子和猎人换取食物,编草绳的可以用草绳和别人换取食物,然后拒绝这样生活的可以自行离开,也可以选择不把部落迁的特别远,但是大的部落来维护大家的和平,在尊重每一个部族的前提下,大家互帮互助,在那个时代,融合的部落内,人们的食物没有那么稀缺了,不同部族血脉的交融或许让从前的血脉不那么纯净了,但是也可以拥有优良血脉和优良血脉的结合,所以,分裂和骚乱平息了,再之后,就进入了大范围的社会阶段。

在这个过程中,人们逐渐变得没那么固执于血脉了——————社会集成的越来越高,人越来越多,却不需要为自己的生存发愁,也就基本不存在持续的强化某种行为,这从根本上直接减少了天赋能力的筛选。同时,若干个民族的血脉融合,导致基因、染色体的变化、流动变得晦涩难明,难以感知,除了不断诞生的新的天赋能力,只有偶尔由于后代血脉中巧合地重现了祖先的基因,使得天赋能力又再次重现。但是在这个阶段,由于种族的交融,一方面导致人口增长的很迅速,另一方面拥有天赋能力的血脉纯净度变得越来越低,那些拥有特殊能力人口占的比例就越来越少,逐渐淡出了大众的视野。统治者又不断的放大神明的恐惧,来企图控制人心,让人民相信,神明可以解决生活中的问题,也就导致了只有越来越少的、特殊的人才关注着异能者的存在。

再之后,偶然间血脉碰撞重现了天赋能力的人开始有意识的学习之前伴奏的原来的部落建立氏族,也就是现在我们所说的所谓的贵族。不同的氏族开始很重视自己的血脉纯净度、重视氏族内的人数,在那个时候,氏族内每个家庭都鼓励多生几个孩子,来继承血脉和天赋能力。没有孩子的,会被认为是对祖宗先辈的不尊重和孝顺,而这种思想,渐渐的就默契地一直流行在各个氏族和部落里,也渐渐的再后来流传到民间的小家族里,根深蒂固,直到很久以后,被一个读书游学的人总结出来,叫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由于血脉纯净度很高,且部族内人数足够多,亲属关系足够远,即使部族内的通婚也很少出现血脉疾病,也渐渐的阻碍与外族通婚。对于血脉纯净度不同的人,往往也有不同程度的阻碍,血脉纯净度比较低的族人,一般来说氏族内部并不是很重视,因为本身血脉就稀薄,连续数代没能继承血脉、能力或者也没有觉醒新的能力的,往往会迁出族谱,这对于宗族观念很重的氏族内的族人来说是比天还大的惩罚,所以不用氏族内别人说,他们自己往往就会约束自己。万一真的遇到了铁了心的,那族内大概也不会太在乎。可血脉纯净度本来就高的人,对于和外人通婚,氏族内部的阻力并不是太大,因为原本血脉就十分纯净的族人,其父母一般在族内的身份地位都很高,这样的人往往很重视血脉的纯净度,也开始将所谓的‘门当户对’,即只有血脉纯净度高的人才能算是户对所以往往不会污染自身的血脉,甚至就算和不同种族的人成婚,下一代的血脉也不是太稀薄。

而不同的贵族之间的联姻也要考虑血脉的纯净度和阶层的地位,比如明以前,各个朝代的皇室都很重视引入纯净的氏族血脉来改善自己皇室种族的血脉和能力,这个呢,就叫做‘门当’。十分纯净的血脉经过一代的融合并不会被破坏太多,并且往往剩下的子女也都有一半的染色体和基因足够表现天赋和能力。在皇室种族中,一般来说,大的氏族的公主嫁过来往往都是皇后、副后、贵妃之类的高地位的,往往也是从这些女子诞下的孩子里面选择下一任有德行、能力,或者是天赋能力的君主继承者。在天赋能力的演变过程上,西方和东方有很多相似之处,但是没有出现像大明太祖皇帝一样的人。”

“我记得,好像大明朱家娶妻都不算很多的,除了几个个例,而且好像娶得也都是老百姓家的姑娘吧?”高流光思考了一下,然后空间似乎迅速又模糊的变换了几幅场景,场景画面里面的几个古装却又看不清面容的人一闪而过。

“是的,与其他王朝的策略不太一样,明朝皇室的宗法很奇怪,也很严格,据《大典》中《皇明祖训》所记:‘天子、亲王,其后、妃、嫔及宫人,惟择良家,尚民。’不讲政治考量、人心考量的话,明代皇室的血脉便未带来什么优势,好的血脉除了能衍生天赋能力,还可以拥有更长的寿命,有更大的天运,这也就注定了为什么终明一代,皇帝在勤政加劳、运寿噬减等等的作用下几乎个个短寿了。直到中后期皇室开始可以额外的在皇室、藩王的后妃中增加血脉略好的数人,才得以不断为皇室续命。就这,也是不断的从藩王之后继承皇室,为皇室回血延续国运。”

“你的意思是,自古至今都存在着氏族?”高流光疑惑地道。

“是的,部落、部族、种族、氏族、家族,各个阶段的都存在着,现在的氏族的规模已经减小了不少了,但是依然有流传下来的。”

“所有的异能者都是来自于氏族吗?不对,按照你刚才的说法,除了氏族内的,还有偶然复现的,以及新诞生的……”

“越纯净、越高级的血脉拥有的天赋能力越神秘和强大,一个人身上可能不止拥有一种能力。”黑袍圣使站起身,转身准备走,高流光本来是还有疑惑的,但不知道为什么,转念就只想着起身送他,圣宫圣使披着黑袍的身影渐渐远去,只剩下空荡荡的一句话:“我们后面还会再见的,你的朋友在等你,你还有未完成的事。”走着走着,他突然停下了,背影突然变得离自己很近,黑袍圣使顿住说道:“还有一件事,我的力量会守护你,并且尽可能的帮助你成长。还是那句话,我对你没有恶意,下次再说吧……”

空间似乎变得再次滚起了透明的、模糊的热浪,黑袍人的身影变得越来越模糊了……

………………

高流光睁开眼,第一个出现在自己眼睛里的,是自己家熟悉的黄、黑,布满灰尘的天花板,窗边的椅子上坐着几个人,离自己最近的是李天赐,但是他的脸上好像多了一些伤痕淤青,眼镜也换了一副,然后就是一个双鬓有些斑白的中年男子,虽然看上去前一段时间经历过一些打击,但是也可以感受到现在脸上的掩饰之下的笑意。他的侧后面坐着一个长发的女子,黑色的浓密长发下隐隐露着银光,宽大的衣袖里似乎藏着什么危险的生物,也因此,多观察停留了几秒之后,看见了中年男子身后的蓝甜,玉如意。

“呀,二哥你醒啦,身体感觉怎么样?”这个时候的蓝甜似乎又恢复到了往日里的活泼鬼灵的小仙女状态了。

“我没什么事,”说着就要坐起来,“这位是……”

“这是玉门集团当任的ceo,玉敌总裁,也是三小姐的父亲。”李天赐解释道。

“玉叔叔好。”高流光急着就要坐起来,却使不上力气,李天赐默契地扶着他才坐起来,靠在床上。

玉敌看了看李天赐,后者会意,起身和玉如意以及玉敌背后的女子一起出了屋子。

“小高是吗?你好,很感谢这次你帮助玉门解决这么大的麻烦,这里呢,是两张卡,第一张卡,代表着你自此以后就算我玉家的朋友,并且卡背面刻有玉家一些人物的名字和电话;第二张卡,是雁门银行的一张卡,其内是我们这次的一点心意。”

“这……我好像在这件事里面并没有出什么力,这个报酬并不值得我来拿,而且,”高流光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眼神略微挣扎了一下,再次对上玉敌的双眼,继续道:“我本身就在去之前和李先生做了约定了,我并不是那么纯粹的一个人,玉叔叔,我有很明确的目的性。”

望着眼前这个略微有些挣扎,却依旧还算平静的年轻人的表情,玉敌似乎早就料到了他会这么说,摇了摇头说道:

“由于一些原因,很多事不方便和你说,嗯,起码还要对现在的你保密。但是小伙子,这件事,没有你的出现,根本解决不了,起码不会损失的这么小。”玉敌微笑着说,眼神中似乎想起了什么,接着略微感叹的出了一口气,说着:“谢谢你小伙子,玉家永远是你的好朋友。感谢的话我就不多说了,以后有什么用得着玉家的,尽管和如意开口,直接来找我和卡片上的人也行。”

攥着两张卡,看着第一张冰凉的银色金字的金属卡上的一些人的名字和联系方式,他不知道为什么玉敌这么说,就算自己这次最后身体里爆发出那股强大的力量吓跑了岛国人,但是u盘最后并不是自己解决的啊,而且盛中天呢?他的事怎么办了最后?李天赐和玉门是怎么处理的这些事呢?那些自己完全不知道的事情怎么会有自己的功劳呢?

“年轻人,未来是属于你们的,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玉敌起身,叫了一声如意,接着屋外的三个人就都进来了蓝甜玉如意对高流光说道:“二哥,你要好好的保重自己的身体哦,然后等你身体好了咱们聚在一起吃个饭!我走啦!”说着,挥挥手就跟着玉敌点了点头之后离开了。

屋子里只剩下李天赐和高流光两个人。

“最后怎么样了?”高流光问道。

“呼……”李天赐坐下来,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说道:“当时,在我们开始晚宴之前,已经有玉家内部和找来的异能者高手劫走了盛中天的妻儿,那几位具体是什么等级的,我并不清楚,但是我知道,以我一个废退到b级中下等的水平来说,绝对请不来,这是别人帮我们完成了第一个关键点;而也是其中的一位高手,用自身的异能夺回了u盘,就在你的身体爆发出奇怪的力量之前,你还记不记得竹本青木接了个电话,对,那就是u盘被夺回来了;再就是最后,你的身体里突然爆发出的强大的力量,吓跑了竹本青木,也解开了我师兄的心结。“

李天赐看着面前的年轻人,他觉得这个年轻人越来越神秘了,甚至他会感觉到有些危险与距离感。在那一刻之前,他从没有感觉到高流光身上存在着什么隐藏的波动与力量,可在那一刻,他在高流光的身体上感觉不到心跳的波动,探查不到他的内心活动,似乎蒙上了厚重的雾……

”为什么……蓝甜父亲,玉家的总裁要亲自来见我?也是因为这些吗?这两张卡,是什么地位的?”高流光攥着两张卡片,问道。

“黑色的那张,是雁门关银行卡种类里面中等地位的卡,银色的那张,是纯银材质,用激光刻的字,再用用金子镀上去的,这种银色的以前倒是见过,但是种类不同,根据不同的人群,有不同的信息,每一种银卡都很稀少。还有就是,你拿着黑色的那张去雁门关银行,然后正常是获得普通客户的权限,但是你可以在进行业务办理的时候展示出银色的那张,可以获得银卡的一些服务,因为那代表着,你是玉家的朋友。”

高流光低头望着手中的卡,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李天赐接着说道:“之前我们承诺的事,第一件,你已经获得了玉家的友谊和三小姐对你的改观;第二件事,这三张卡里分别是三十万、三十万、四十万,都是你的账户,密码都是六个一,虽然比不上雁门关的那张hei卡,但是也是拥有比较高的权限的卡。”李天赐又拿出三张三个银行的卡递给高流光,然后继续说道:

“之所以放到三张卡里面,是因为避免给你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吗?啊对了,那张hei卡的密码还没有设置,因为本人并不在,所以选择了暂时不设置,等你什么时候恢复了,要记得去雁门关银行一趟,设置自己的密码。”

看高流光并没有回复自己,他挠了挠头,然后说道:“我可能接下来要在你家附近买一套房子,原因嘛……你现在也算入了我九落的门了,我打算正式的阶段性的传授你剑术和指导你异能的觉醒与进步,你看怎么样?你你你……还有个事儿,你入了我九落的门,但是呢,我经过深思熟路,且与我师兄商量过,决定代师收徒,你呢,以后就是我的师弟,跟我是平辈,怎么样?”

“异能者……异能……那是不是,我以后就一脚迈进了异能者的世界了……?”高流光说道,眼睛还是在盯着手里面翻转的银卡。

“是,你可以继续你的学业,继续你的人生,但是将来在需要的时候,会作为一名异能者行动,其实那些都不重要,我只要你能在将来,将九落传下去,无论是剑术还是剑道,亦或……是剑心。”

应?还是不应?自己渺小而微弱的人生,本来只能发出微弱的光芒,而自己想要的人生是什么样的呢?应该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看着沉思的高流光,李天赐默然地离开了,空荡的房间,只剩下床上坐着的一个人,这时候,一只狸花猫从角落蹿了上来,用头和身子不断地蹭着高流光的手和肚子,喵喵的叫声,似乎充满了委屈和埋怨。

湖光秋月两相和

潭面无风镜未磨

波云诡谲复隐去

未知明朝zhao路为何

目 录
新书推荐: 【GL】愛我,求求妳! 【np】扰龙 仙者 这次换我说爱你 界王 冒牌天帝 龙与魔法师 东胜神洲 创世十二乐章 暴食巫主
返回顶部